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番外   怎么才能让男友哭
  飞机上,绮罗生靠着最光阴睡着。
  他今天早上才从工作室里出来,教授抓着他不放,硬是要求他把这些工作都做完了才允许放假。
  这位教授在学术界上是有权威,但是就是对自己的学生实在是太严厉,哪怕是自己的得意门生都不容允有拖拉,按时完成项目。还口口声声说以后出去工作都是讲究效率的。
  最光阴为了让绮罗生睡得更舒坦,跟他换了位置,让绮罗生的头靠在自己的大腿上,贴心地给他盖了他的外套。
  最光阴少看到他的睡颜。一般他醒过来的时候,绮罗生都醒了。一只手搭在他的头上,另只手搭着书,察觉到自己醒了就温柔地冲自己笑还说:“醒了?”接着就把书放到床头柜,会问自己早餐想吃什么,今天要不要他送他去公司实习。
  从大四开始,最光阴就被老爹安排到公司做实习生。可恶的老爹也不跟部门经理说自己是太子爷,而是跟着一批实习生一起进来,需要面试还有笔试,从最底层做起,直到实习期过了,部门经理还在严厉教导一干人,自个儿那个在公司顶楼喝下午茶的老爹才出现,跟部门经理打哈哈。部门经理当时还特奇怪,老板可从来不关心实习生的,怎么这次那么关心。
  “哦,原来最光阴还会在上班时候‘摸鱼’啊。”老爹点点头。
  最光阴:“……”这种事就不要说了啦!偷偷摸摸知道就好了!况且我都已经干完我的事了!
  “不仅如此,有次工作还没结束他对象来公司给他送午餐!”
  “那么体贴啊,贤内助啊!”老爹眼睛一亮。“可惜不能生。”眼睛又暗了下去。
  最光阴:“……”抱歉啊,生不了。
  逼逼吧吧一阵,说完最光阴的毛病,部门经理还一一说了其他人。到了成绩优异的实习生之后就一定要把握住他,未来是个人才。
  说完一大堆之后,城主拍了拍部门经理的肩夸他好的不错,还说给他升职加薪。那么认真的员工怎么只能委屈在部门经理呢?说罢就让实习生散了,把最光阴留了下来。
  部门经理纳闷。把最光阴留下来干什么?
  “诶,要不是你我都还不知道我儿子效率那么高,还在工作时候‘摸鱼’。可惜我看不到他对象给他送午餐。诶,我问你,我‘儿媳妇’长得好看吗?这龟儿子不给我看,你说哪有未来公公被强迫不能见儿媳妇的。况且听他语气我的‘儿媳妇’不丑啊。”城主叹口气,揽着自己的儿子。
  “行了吧,见了他你又要嘀咕不能生不能生。我可不想绮罗生被你烦死。”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提生不生的问题。”这种事他可有办法解决的。
  然而部门经理脚有点软——刚才老板说什么?“儿子”?所以说最光阴其实是他的太子爷?天啊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数落了什么!现在再补上几句好话拍马屁还来得及吗?
  当他还在跟自己老爸讨价还价说坚决不给他看绮罗生,一边吵一边走出公司,却看到了骑着共享单车刚来到大楼楼下的绮罗生……
  最光阴:“……”快假装不认识我啊!别叫我名字!
  然而绮罗生停了共享单车之后一眼看到最光阴就招手打招呼。
  最光阴还没发话,城主倒是挥手挥得欢快。
  绮罗生:“???”
  “那就是我‘儿媳妇’?”城主问,但是不等最光阴回答,他就自言自语又说:“你眼光真不差,还真的挺好看的。怎么骑自行车来找你?你们两个经济需要支助吗?我觉得我这个公公应该给‘儿媳妇’包个大红包才对!”
  “他之前一直都很忙,没时间考驾照,今年才去考驾校的。”
  绮罗生就这样见了自己的老丈人,虽然他一直要他叫公公……最后城主才觉得公公好像把他叫太老了,跟最光阴一样叫爸比较显得他年轻。
  真的十分遵守承诺不提“生不生”的话题。
  最光阴看着绮罗生的睡颜,不知不觉有了一些小心思。上次他趴在课桌上睡觉这个人鼓弄自己。不禁想笑。他拿起一缕发丝,然后开始给绮罗生编辫子。等到下了飞机绮罗生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卷了。因为最光阴编完又拆编完又拆。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出了机场,绮罗生二话不说,直接钻进轿车里的后座铺着就睡。
  最光阴、饮岁:“……”
  饮岁:“他是不是几天几夜没睡觉?”
  “上个星期五进工作室昨天上飞机前才出来。”可能是几天几夜不睡觉吧——最光阴去接他的时候头发已经是爆炸头随手一抹都被电到眼睛让还红着一圈。
  估摸绮罗生的美容觉还得持续到聚餐开始那一天。
  把绮罗生送回他家的时候,他爷爷跟父母都在。最光阴背着绮罗生,跟伯父伯母还有他爷爷打招呼说绮罗生只是在睡觉没发生意外别担心。
  把绮罗生安稳放在他的床上。一接触到床,绮罗生把被子卷了侧身睡了过去。
  仿佛一切都不需要担心一样,自然而然不用怀疑什么。
  最光阴第一次进绮罗生的房间,格调古典,在花瓶里插着干牡丹,有一阵香气。刚才绮罗生的母亲提醒自己给绮罗生的香炉烧书架第二格抽屉里木盒里的香可以让他睡得安稳。
  最光阴从书架的抽屉里看到所谓的木盒,拿出了香。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绮罗生的这个习惯。闻了闻,一股牡丹花的味道。以后还是得了解一下他的习性。
  点了香,然后跟他们拜别,还跟绮罗生的家人说如果绮罗生醒来找他就让他安心睡觉补眠。
  “你就是最光阴吧?”绮罗生的爷爷开口。
  最光阴点点头。
  “是个乖孩子,难怪绮罗生每次跟我们通视频说到你都是笑眯眯的。”
  “那么贴心。”
  最光阴不善言辞,面对绮罗生的家人更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只好捂着脸冲出他家——
  估计要给伯父伯母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
  绮罗生这几天就混混沌沌爬起来吃饭洗澡上厕所其他时候都在睡觉,直到第五天……
  “啊?最光阴。”绮罗生脑袋总算是转了,前几天由于重度睡眠不足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光阴在哪?”绮罗生在洗脸,就听到爷爷好像提到了最光阴。
  “你醒了?”爷爷在自己旁边,发觉绮罗生眼睛里总算有光了这才确定他真的醒过来了。
  “……抱歉我……”
  “最光阴都跟我们说了,还让我们告诉你,别担心他,他在他家公司处理些事。今年啊把他家人一起叫过来吃个团圆饭吧,毕竟都定下来了。总不能让亲家不见面聊会天的道理?”爷爷拿着干毛巾擦了擦绮罗生脸上的水珠,绮罗生长大了,长开了更是帅气了几分。“我们呐,就你这么一个孩子,还能像别的父母听到自己孩子出轨痛打一顿?心疼我们乖孙还来不及,从来不干涉你的选择。”
  绮罗生知道,自己家里人从来不会干涉自己的选择,他们觉得自己喜欢的才是最重要的。当年申请X国的大学珠宝设计的时候,自己的父母也就跟自己谈了谈“想好了是要这样么”,他点点头说自己跟自己的对象要去同一个学校。自己的父母已经理解,自然会帮忙把自己该办的手续办了,自己该考的试都跟最光阴一起考了。
  招生办一看到省状元裸分739还是没有加少数民族20分的前提。二话不说就给这两个人发了面试通知。
  最光阴真的没有骗他——如果是X国的考试根本难不倒他。反观自己一开始还不适应从而落后给了最光阴,不过后来也没有拖后腿。
  成绩出来后的时候,自己家的电话都被招生办打爆了。
  自家老爷子狠狠骂了J大的招生办:“没听懂人话吗!我儿子在准备X大的面试!他既不会去你这里读……你什么意思?我家不缺钱!不需要40W奖学金!在我儿子身上就算是砸金子我都乐意!”然后就“啪——”砸下话筒。绮罗生觉得肉疼——这个电话是爷爷在跳蚤市场淘的古董级电话,然后让三叔还装了一下就可以继续用了。他爸爸还把电话线拔了。
  想想如果自己没通过面试岂不是要再来一年?
  “好的,我去跟最光阴说一声。”绮罗生接过毛巾,就回房间换衣服。
  办公室内,最光阴正在开会,台上财务经理在做报告,他跟老爸说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结果老爸一挥手说顺便帮他处理一下财务方面的问题。
  “……以上就是我们这段时间的财务报告,少爷——您看……”经理战战兢兢哈背谄媚地看着最光阴。
  最光阴“啊”了一声。他刚才在偷偷给绮罗生发消息,说年夜饭的事,根本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哦不好意思我刚才跟少夫人聊家事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次。”
  这个财务经理是个老油条,他爸特意叮嘱过他。可能分公司的财务问题就是他贪去的。财务经理觉得,最光阴这个人简直就是单纯但是又聪明,想忽悠一下这初出茅庐的小屁孩又忽悠不了。不仅让自己提供数据,还让别的人也提供看看是否一致,这样查下去迟早会发现漏洞出于自己身上。
  于是不得不再报告一次。
  等他再叙述一遍的时候,最光阴在打电话。
  而办公室的人早就在征得最光阴同意下回家吃饭了。
  “哦抱歉,少夫人闹脾气,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我发誓最后一遍。”
  电话那边的绮罗生:“……”谁闹脾气了?我吗?
  财务经理口干舌燥一口水都没喝连续做了两遍讲述没想到还要继续……
  最后,直到所谓的“少夫人”在楼下等这位祖宗,才放他下班。
  再被他玩下去,自己还没辞职,就渴死了。
  然而没想到等他的是律师函……
  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主要的是骑着共享单车的绮罗生在公司楼下……一辆自行车还是共享的,在一堆汽车里真是显眼众人还纳闷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时候,看到了自家小祖宗坐上了后座,两个人还“溜”地一下不见了——
  众人:原来自家小祖宗那么可爱的吗?
  忽然觉得刚才在办公室里戏弄财务经理的那个浑身散发冷气的人不是一个样。
  还没有拿到驾照的绮罗生载着最光阴来到了饮岁说的花卉公园,饮岁牵着一只狗正在遛狗,狗一看到绮罗生跟最光阴就努力挣脱饮岁,饮岁拉不住被强拖着来到了两个人面前,最光阴都已经蹲下身子迎接小蜜桃的抱抱,没想到小蜜桃却扑倒了绮罗生。
  最光阴:“……”
  最光阴:“狗大不中留。”
  绮罗生摸着小蜜桃念叨着“乖”。这只狗很有灵性,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真正的主人却是充满了嫌弃。不过两个人之间的友谊确实令人佩服。
  最光阴能听得懂狗语——仅限于这只狗。
  “我说你们两个——”饮岁指着那辆共享单车,“玩浪漫还是怎样?我就说怎么等了那么久!”
  “绮罗生驾照还没拿到手,不能无照驾驶。”
  “他没有你没有吗!”
  “……”最光阴愣了一下,看了一下绮罗生,“你开车来了?”
  绮罗生摇摇头:“没有啊,我没有驾照怎么开车?”
  最光阴又转头对饮岁说:“都说了绮罗生没驾照,又没有车我怎么开?”
  知道今天早上最光阴是开车出门的饮岁:“……”算了不要跟在热恋当中的笨蛋计较。
  饮岁把车留给最光阴跟绮罗生,然后自己坐公交车地铁回家买菜。笨蛋是会传染的,他得远离。
  绮罗生坐在副驾驶,抱着狗。
  “是在哪里聚餐?”最光阴给绮罗生系好安全带,顺便跟小蜜桃对视了一下,小蜜桃哈着舌头,看着自家主人,最后毫不留情趴在绮罗生身上,舔他的脸。绮罗生被舔得痒痒的,笑声都带了哭腔,一口一个“小蜜桃不要再舔了”。
  最光阴:“……”他感觉自己身体有了明显变化。
  在床上他还没见过绮罗生哭。倒是他——
  绮罗生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属于他一个人的痕迹,吻过的地方都是一阵酥麻,期待又害怕下一个落吻处……轻缓地轻吻几下,便会重重咬自己或者吸允留下红迹,惹得他一阵呜咽,落下几滴泪水,更别说在绮罗生手中的xing器,被舒服地抚摸着——
  最光阴忽然转脸开车。
  加快车速惹得旁边的小蜜桃差点被甩出窗外,还好绮罗生抱得迅速。
  不能再想了!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但是话是这样说,到了高中聚餐的地方,偷偷摸摸还是百度了一下怎么才能让男友在床上哭泣……
  在一旁的绮罗生正在给小蜜桃戴口水哒……
  
——————————————TBC
  千万不要去搜什么都没有。。。真的……我搜过了!!!
  狗在危险的领域进行试探——噢不是反攻(ー_ー)
  本来以为一章就可以写完番外太低估我自己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