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完结

11   他们的故事从未因为完结而终止
  升高二的时候,学校刚通过了一个记者报道委员会的社团申请,大概就是出每周报刊针对玉阳高中一周以内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合总汇合,不多,每周就一张A4纸那么大。刚开社团的时候,社长就带着自己的手下来到了高二三班——绮罗生所在的班级。想采访一下这位年级第一而且从未移位的神人。传闻初中是个打架王。
  而绮罗生这个时候正在跟新同桌培养感情。
  这位新同桌,据说成绩并没有达到入三班的要求,而是走后门进来的。
  事实上,刚开始最光阴是被分到四班,死皮赖脸求着他爹给他换到三班跟绮罗生一个班的。刚开始他爹还纳闷,三班跟四班有区别吗?最光阴硬是说有!爹无奈就跟校长说了。他成绩能不达标吗!天天被绮罗生鞭策学习,给了一杯苦茶再给一颗糖。就是没想到分班是随机的!他就暗箱操作让自己进了三班,把梁莹莹踢到了四班。
  刚开始是随意分配座位,后期想调整跟班主任说一声就好。最光阴二话不说拉着绮罗生就坐在了靠窗中下的位置。说是培养新感情,其实是绮罗生拿着最光阴上学期分班考试试卷在给他做错题分析。
  最光阴考得不错,拿了年级38名。之所以选理科的理由也是奇葩——字认识不多。
  “你这里可以不丢分的,下次遇上不会写的把公式写满,总有几个分会给你。”最光阴最差的是物理了,因为字太多……如果换成英语他有把握。
  最光阴点点头,然后就对绮罗生说:“你就没有别的要跟我说?”
  绮罗生看了看最光阴。这个人——暑假拉着自己去旅游,还不跟他爸爸说去哪,差点以为他丢了。最后他爸爸去查了他的银行卡消费记录才知道他在E国的酒店里的床上——
  衣服悉数地扔在地上,肌肤相贴,感受对方火热的温度,亲吻缠绵,比起最开始的亲吻显然熟练多了。最光阴眼眶微红,睁开眼想看看绮罗生,他亦此脸颊潮红。最光阴抚摸着他的背,一想到后背还有一朵牡丹花他就格外兴奋。
  绮罗生在含住他的耳垂,低喃着说:“怎么心跳突然那么厉害?”
  声音低沉,像拉开大提琴一样让人沉迷的磁性,还带着一丝动情。最光阴故作冷静:“没,想你。”
  绮罗生正被他的话所感动,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
  最光阴手机响了。
  是的是他爸爸打来的。特殊铃声一听就是他爸爸。
  绮罗生、最光阴两个人面红耳赤的,又觉得做贼心虚的。绮罗生只好翻身放开最光阴去厕所,让最光阴从床上爬起来单独跟他爸聊天……等他出来的时候,最光阴还在被他爸爸教训。
  “你就算跟你对象出去旅游也要跟饮岁说一声吧?饮岁都快把家里的存粮全吃了!你知不知道!他抑郁了!就因为你不跟他说你去哪了!他抑郁了!又肥了!!!”
  “你跟饮岁开心不开心都是吃东西又不运动能不增肥么。”最光阴狡辩。他长肥是迟早的事。关我屁事。
  “我想问个事。”
  最光阴:“你说。”
  “你跟你对象,上几垒了?”
  最光阴:???什么意思?
  绮罗生在心里吐槽,刚想全垒打您就打来了,指不定他又要需要说服最光阴好长一段时间才敢跟他全垒打。
  总之最后这半个月的旅游,绮罗生计划好三垒并没有上垒成功。
  在回家的飞机上,绮罗生拿出当时的记事本。嘟囔着:“最光阴啊,你承诺我的旅游该做的事,可失约了,这可怎么办呢?”
  最光阴看着窗外,不去看拿着本子一脸卖萌说着令他羞耻的话的绮罗生。
  还能怎么办?
  回到X市后两个人就去了酒店,二人脖颈泛红,亲吻若即若离,情浓意蜜,耳鬓厮磨,手挠花背,十指相扣,抵死缠绵!!!
  这才让绮罗生再也不用这事开玩笑了!
  记者协会对绮罗生说明了来意,绮罗生看了一眼旁边的最光阴,然后说可以。对最光阴说出去一下你自己看题就出去了。
  作为开刊采访第一人。
  社长觉得面前的绮罗生跟外面传得不一样,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是特别想亲近他。第一印象很好。
  接受采访的绮罗生举止大方谈吐如斯,君子如兰。
  让人觉得非常如果跟他交朋友,哪怕生再大的气听到他说话,都气焰泯灭。
  “绮罗生谢谢,那么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在你人生规划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绮罗生下意识透过窗,看了看写改错本的最光阴。绮罗生笑了笑,微笑着说:“当然是谈恋爱谈婚论嫁啊。”
  社长:“……呃好——吧……谢谢你接受专访。”这句话真的只是随便问问,登上周刊可能老师不给过。
  “不客气。”
  之前的人生当中,绮罗生并没有什么想法。顺从家长意愿好好学习,偶尔叛逆但是这一切都要回归正轨。遇到了一个穿着镭射外套翻墙出去的傻逼之后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柳暗花明。如果最光阴不来招惹他,不发现自己隐藏的耳洞,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如此。
  绮罗生想着,人生能够遇上这样的一个人可能是一种机缘。
  最光阴觉得氛围有点不对——绮罗生回来之后一直看着他。他脸上被笔画了吗?“我脸上有东西?”
  “现在没有。”绮罗生笑着说,然后绮罗生拿着一本书挡住他与他,快速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现在有了。”
  “嗯……你的口水。”最光阴用笔戳了一下绮罗生脑袋。“大白天发什么情。”
  “那意思就是我晚上可以发情?”
  “……当我没说。”
  他与最光阴日子还很漫长。
  高中两年,还有大学,甚至还有工作,甚至退休——
  这辈子都要跟他在一起。
  “今天晚上吃什么?”最光阴整理完改错本,就拿出手机打算点外卖。学校食堂吃了一年他腻了。
  “今晚啊——”绮罗生还在想,就听到有人在叫“班长,你过来看一下这棵小树放哪里”,绮罗生便摸摸最光阴的头,说了句由你决定。就过去看了。
  开学第一天就选了班干,因为绮罗生做班长有经验,所以老师直接认命他做班长。刚分开的班级对这个八卦四起的“八班班长”还是有点忌惮。但是过了一周后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也没有“官架子”大家对他的好感度逐渐上升。
  他跟最光阴永远都是成双成对出现在各个场合,哪怕是“喝茶”也是双份的。绮罗生从来不避讳这些有的没的,也不会大声宣布自己与最光阴真正的关系。你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你觉得是情侣那就是,你觉得是朋友那也是。
  在文艺汇演的时候,在高考宣誓的时候,在树上一起挂许愿灯笼的时候,在飞往X国的飞机上——
  现在绮罗生回想起自己最后选择了学艺术还是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父母并没有什么异议,绮罗生的选择都是他自己选的,校长目瞪口呆,还以为他会去搞科研。就算高等学府给他投来的橄榄枝他也没有去,而是有一个坚定的目标X国的一所大学,跟最光阴的同一所大学。
  最光阴回到了X国的学校继续学习,他自然也跟着过去。
  最光阴在哪他就在哪。
  最光阴也亦是如此。
  绮罗生在哪他就在哪。
  不分彼此,偶尔小打小闹无伤大雅,哪怕绮罗生有时候很皮又怎么样?他就是自己认定陪伴一生的人。
  最光阴从商学院走出来来到首饰设计学院。绮罗生也刚好从一堆图纸中出来,两个人十分有默契一般碰面。
  绮罗生从台阶走下短短几步,他从裤带里掏出一枚戒指——花了很长时间亲手设计又亲自手作的戒指。带在最光阴手上果然跟他想的一样。
  “你的呢?”
  “这又不是订婚戒指,就随便做的纪念日的礼物。”绮罗生推搡着最光阴,“好啦好啦,你都下课了,我们今天应该出去约会。约会懂嘛——来X国我都没怎么好逛过,你都不带我出去玩。”
  “……是你自己不去的!”怎么又怪他!
  “我拒绝你就不知道撒娇说你就是想去,我还能拒绝嘛。我怎么可能拒绝男朋友的请求。都怪你不跟我撒娇。”
  “我从来不干那种事。”
  “谁说的,以前天天对我撒娇。”
  “……”
  两个人,漫步在梧桐树下,落叶随风而飘,来来往往的人,以及他们越走越远的未来。
  他们的故事从未因为完结而终止。
————————————————End
  还是非常私心给绮总设了个珠宝设计的专业
  
   其实写了另一个结局,是这样的。其实这一切都是最光阴中毒闯入的一个世界,为什么只有妖绘天华跟清都无我,是因为毒跟奇花八部有关——执行任务的时候闯入了八部的花宴会所,残留了一些花气。回到时间城后绮罗生用兽花给他解毒,他就陷入了这样的梦境。醒来后绮罗生问他做了什么梦,最光阴回答有你。绮罗生说不然你想有谁。还问了一些没底的话,还说里面的绮罗生一点都不争气都没跟我上床,真绮罗听到最这样说,就把他刚给最穿上的衣服扒了,说了句“那我是不是得多努力一下,好让你续梦”就又把最办了。这个结局写了大概1000字,觉得自己写得不行就pass了。想出来的跟写出来的是不一样,加上我又不会开车就是个小清新ooc。名字也是随便乱取的。多谢观看😭
  有绮罗生跟最光阴的日子一切都是快乐的。他们是最好的存在。
  因为他们就是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就生死相忘。
        没有下一个故事了写出来都觉得怪怪的。
       orz另外,是绮最——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