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08    说最光阴坏话可是要被绮罗生打的
  绮罗生和最光阴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毕竟他们两个相互都对对方有着莫名的心思,开开玩笑也就过了。
  
  可别人不这么想。
  绮罗生看到最光阴在算题,然后打算叫前面的宣传委员陪他去贴一下班里的“志愿墙”,谁知道宣传委员她说出了一句话:“找你男朋友啊,不是说了不能爱你呀?跟你做同一件事待会被人误会怎么办?”
  绮罗生:“……”
  另一边,最光阴实在是不懂得这道题怎么写,就拍了学委,问这题怎么写。学委头都没抬:“你男朋友不是年级第一嘛,那么好的资源别浪费了。我可不敢跟你说题,待会被误会爱上你怎么办。”
  最光阴:“……”
  
  两个人不约而同:“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两个人对视。
  “……”
  “班长啊,你放心吧。我们很开放的。你说你跟最光阴不是那种关系谁信呀?”阿渊拍了拍绮罗生的肩。
  “真不是,”绮罗生一脸纯真无邪,“不信你问最光阴。”
  “我俩真不是。”最光阴点头。以后就不一定。
  不仅如此,班里的比较敏感的同学开始觉得之前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他俩是一对。最光阴每天都会偷偷跑出去给绮罗生单独买早餐,本来之前大伙都觉得是舍友之间的担当,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你麻痹你见过有舍友天天给你买早餐还不收你钱的吗?最光阴就算是全班首富也不会这样,毕竟别人吃他零食也是要还的而班长真不用还;还有,最光阴是不写作业的,所以中午大可大大方方回宿舍,可是却陪着绮罗生在教室写作业,刚开始是觉得最光阴估摸写完就直接抄吧,可有时候班长课间就把作业写完了直接递给最光阴……是的没错就是那种理所应当递给最光阴。两个人形影不离,就连上厕所去接热开水都是一路的,哪怕之前在跟谁聊天在说什么,一个起身另一个就会屁颠跟上去。就连最光阴上课开小差,被点名回答问题绮罗生都会小声告诉他正确答案。
  就算他们两个一直否认关系,但是八班明眼人坚信——他们迟早会在一起的。
  两个八班“颜值战斗机”相互内销什么的,总比便宜了别人好吧!
  不仅班上的人觉得他们有猫腻——
  就连老师也拿他们两个的事当回事。班主任把他们两个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大堆大致内容就是倒不是鄙视恋爱自由也包括性别,只不过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不要把自己成绩搭进去,嗯两个人之间友好相处就行了,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大学有的是时间给你们谈恋爱。还说什么一个是家族继承人是要出国进修的,一个是搞学术研究的是要深造的,长途电话很贵长期处于分居状态这样的感情很难维持的。
  绮罗生、最光阴:“……”
  “老师你误会了,我们真没谈恋爱。”绮罗生哭笑不得。而且他没想过搞科研。
  “真的,我们闹着玩的。”最光阴说。最光阴心好累,再这样折腾下去他的暗恋快成明恋了。“别听班里人胡说。”出差要飞来飞去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
  两个人解释了很久班主任大概相信了之后从办公室出来。两个人疲惫地相望。
  “我们两个真的很怪吗?”绮罗生说,“我没谈过恋爱,难道谈恋爱的相处模式跟我们两个很像?”
  “别问我,我连对我喜欢的人表白都不敢。怎么可能谈过恋爱。”
  两个人走到玻璃桥,绮罗生下意识挽上最光阴的手。“抓紧一点,我恐高。”
  “……难怪每次你过这里脸色都怪怪的。”最光阴被绮罗生紧紧抓着一只手,另只手搭在他手上。
  “真的挺丢人的,谁会相信我会恐高。”绮罗生松口气,“刚入学考结束学校组织去爬山,我不敢去。刚好七班班长也不去我就编了个理由,让他装胃病我送他去医院。”
  最光阴拍拍绮罗生的手,他往下看,下面来来往往在跑操的方块队形仿佛是移动的块状豆腐。大部分的人都在跑操,这个时候十二层玻璃桥周围只有他跟绮罗生。
  心里有一丝鸣动。
  绮罗生正挽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在玻璃桥上挪动。感受着他的颤抖,这个人在自己旁边特别真切。
  “班长。”
  “嗯?”
  “没……没什么。叫叫你。”最光阴抓紧着绮罗生。
  两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思。
  绮罗生一踏出玻璃桥就放开了最光阴,可忽然间觉得缺了什么。心里仿佛空空的,但是看着旁边的人,又觉得被他填满。
  他想开口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又想干一点什么,又不知道干什么。
  能说什么?我们要不是试一试?
  万一最光阴笑着说“班长你别逗了,别人开玩笑的事当真那可太幼稚了”。
  跟平常一样,或许他与最光阴这样的相处可以维持到他追到他的意中人。
  跑操结束后就是篮球半决赛,八班对七班。上场的便是军训时候跟绮罗生打架的那几个人。绮罗生没想到那么快会跟七班的对上,更没想到他们居然专程调查过自己。
  为首的那个拍着篮球,冲着绮罗生笑着,看着他手臂上的牡丹花纹身,不缓不慢粗着嗓子仿佛要所有人都知道一样说出来:“我就说你怎么那么会打架,还装什么好学生。这不是B市吊打一条街的混道上的一哥嘛?怎么转学到X市不继续在B市快活?”
  而这个时候另一个人接上:“还不是准备中考被别人打得头破血流,怂了呗。”
  “哦~过来X市装好学生,改过自新啊?”
  一阵戏谑,在场的人也很多,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得暗暗嘀咕甚至开始了莫名的猜测。最光阴听说过七班这几个人跟绮罗生在厕所打架的事。他们居然记仇到翻别人旧账,最光阴忍不住想冲上去教他们做人,被绮罗生拦下了。
  绮罗生面不改色,对着最光阴笑了笑。“没事。”
  “可是……”
  “仇恨放不下,难过的不是我们。他们这是故意要我难堪,况且这些事也没有那么见不得光。而且迟早会让别人知道的。”谁让他在B市的时候太横了,全市排名前列就算了,还特么打架斗殴,谁都会嫉妒不爽。
  他们两个对视微笑,绮罗生还哄着最光阴,摸着他的头。
  对面的这时候突然起哄:“哦~不当老大开始搞基咯?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变着花样继续让人作——”
  话未说完,他忽然被踹了一脚——绮罗生健步冲上前,直接耍了一个漂亮的前踢。
  那个人瞬间倒地,捂着肚子,拼命叫痛。绮罗生深知不会那么痛,他已经控制好力度不会有后遗症,只会肿痛几天。
  “你说我可以,说最光阴……”绮罗生脸色阴沉,戾气侧漏,“你敢再说一次?”
  最光阴突然心悸——
  那人被吓得说不出话,在场的人也愣住了。绮罗生这样的表情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现在更加确信,绮罗生之前确实是个混混,不了解他的也开始各种猜测甚至给绮罗生加上一些子虚乌有的设定。
  “我做过老大,你做过吗?”
  “我争地盘抢装备从来没有失手过你干过吗?”
  “头破血流又怎样?老子还是拿了市状元你行吗?”
  绮罗生一连说三句话问那个人,惹得在场的人都愣得说不出话,连小声逼逼都没有了。
  “就算我跟最光阴搞对象,关你什么事。”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瞎鸡巴操心。
  最光阴心里暗自吐槽:都还没搞在一起呢。
  绮罗生冷冰冰地看着七班这几个人,正当他心里直叫“完了”,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模范班长就这样没了的时候……
  “班长超帅的!”梁莹莹吼了一句。
  “班长是我们八班所有人的对象,你他妈不知道少逼逼!”
  “是啊!我们班长做过老大你做过吗!欺负班长人温柔好说话以为我们八班就没人了是吗!”
  “有本事篮球打得过我们班啊!你们这些就知道挖人黑历史的人。”
  “什么黑历史啊!班长那么厉害,应该是光荣史!”
  绮罗生:“……”我不觉得打架斗殴抽烟喝酒是什么光荣史。
  “对啊,”这个时候阿渊过来搭了绮罗生的肩,“班长可是我的男朋友!给我绣过小猪佩奇的那种!”
  绮罗生忽然笑了。
  “胡说!明明是我的!”梁莹莹反驳,“他给我的娃做过衣服!”
  全场突然安静——
  梁莹莹:“……”
  梁莹莹突然大叫:“是黏土!!!!不是那个娃!!!想什么!!!!羞死了!!!”
  “你们都别争了,”最光阴一把拉过绮罗生,“我可是班长亲口承认的男朋友,你们这些弱爆了!”还在绮罗生脸上亲了一口。阿渊也想亲一口班长被最光阴死死扒开。
  ……
  在场的不明真相的人一脸懵逼,这叫做“有反转”?
  八班的人也因为这事,斗志昂扬。不蒸馒头争口气,直接吊打了那几个人出气。
  七班班长清都无我暗搓搓心累,自己到底是遭了什么孽,惹了这几个蠢蛋,体育委员还让他们上场。绮罗生满脸红彤彤喝着水擦着头,下场后坐到清都无我旁边,抚摸他的背。
  “哥们,不怪你。别自责。”
  “兄弟……我觉得这周好不过来了。”
  “周末论花可好?”
  “好友如此为吾,吾深感欣慰。君之大才,无人能及也。”
  “……谦虚了。”
  事后,绮罗生跟那几个人又被叫到十二楼玻璃桥“喝茶”。绮罗生还是满脸刷白死死扒着最光阴,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挂在最光阴身上。教导主任跟篮球场上的几个人核实,又是口供一致“怎么可能是绮罗生动手打人!是他自己摔的!”
  那几个人:“……”
  草泥马!!!真的好不爽啊!!!
  为什么绮罗生现在可以装得那么弱不禁风!!!
  知道真相的最光阴只是搂着绮罗生,还拍拍他的背安慰道“别怕”。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