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07   对象是拿来哄的
  绮罗生起来先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后最光阴刚坐起来揉着眼睛。
  绮罗生:“……”
  他理解什么叫做晨勃了。
  绮罗生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起床了,要去上早读。我先出门了。”说罢,绮罗生背起书包摔门而出。
  “嘭——”
  最光阴打了个哆嗦,总算清醒了。
  班长今天真粗鲁。
  八班的人也感受到了班长的不对劲。
  早读结束后居然趴桌子在睡觉。
  最光阴也破天荒在趴桌子在睡觉。
  一般来说,绮罗生这个时候应该在英语阅读理解,或者看英语杂志。最光阴则是在跟同学在说组团开荒的攻略方法。
  然而今天两个都趴桌子补眠睡觉。绮罗生甚至忘了在英语老师上课前叫“stand up”。不仅如此,每节课都在钓鱼,最光阴也不例外。
  两个人顶着黑眼圈一起在上课钓鱼,一前一后。
  一到下课不约而同趴桌子睡了过去。
  大课间,因为外面下雨就取消了广播体操,阿渊跟前面的阿瑾就开始八卦讨论起来。
  “我觉得肯定是最光阴拉着班长看了一整晚小电影了!”阿渊拍桌子愤愤道。居然有资源不共享在群里!偷偷跟班长看!太气人了!
  “滚吧,班长像是那样的人吗?”阿瑾用力点冲阿渊的头。“你怎么把别人想得那么下流。最光阴也不可能这么干!”
  “嘿——说得好像你没有青春期的骚动!”
  “我觉得班长给最光阴开小灶补课还比较靠谱。”
  “不可能,班长才不会把自己的睡眠时间搭进去。”阿渊一口咬定,“班长到点就困了,作息很有规律。有时候还提前睡。”据说是为了保养不知真假。
  绮罗生缓缓支起身子,迷迷糊糊,下意识朝后看了一眼最光阴,最光阴还趴着睡觉。
  他昨晚也没睡好啊。
  绮罗生盯着最光阴看着,扎着个小马尾,还带着发卡把碎发夹好,手带着手链,指甲修得很好,手指细长,骨节分明,特别好看。绮罗生忽然不知道怎么,就拿起自己的高光笔跟梁莹莹前段时间送给他的一对狐狸耳发卡,还吊着金色吊坠……先别纠结为什么梁莹莹送给绮罗生狐狸耳发夹,大概是为了报答班长赠衣之恩。绮罗生小心翼翼挪到最光阴桌旁,离得近的同学都有点好奇班长想干什么。绮罗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附近的都没有说话,离得远一点的还有人在讨论英语填空题为什么是B或者是一起在看游戏录播……
  最光阴趴着睡觉,趴着桌子睡眠质量不怎么好,他感觉到有人在鼓弄他的头发,但是真的是太困了懒得动,手都不想抬,然后又感觉到有人在提他的手,又觉得一股沁凉通过指甲间透进心房。
  十指连心。
  不过没多久,也就没人在动他了……
  绮罗生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又回到座位上写了一张纸,跟宣传委员借了海绵胶,将纸小心翼翼贴在最光阴外套上。就回到位置趴着继续睡。
  附近的人来来回回在他们两个只见看了一会……
  阿渊:“嗯……今天班长确实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阿瑾点点头:“何止一点……感觉他们两个就像小屁孩。这把戏不是我们两个幼儿园玩的吗?我还记得我写的是‘我敢吃屎’。”
  阿渊:“他妈的是你写的!!!”
  阿瑾立马跑开,他忘了阿渊当时查人的时候怀疑都没怀疑过他——
  最光阴皱皱眉头,阿渊叫的太大声了。最光阴揉揉眼,下意识地看了看绮罗生。没注意附近的人包括同桌在用诡异的眼光看自己。
  他肚子有点饿了,下意识伸手拍拍绮罗生,还凑到绮罗生旁边,问:“班长你饿不饿啊?我给你去买包干脆面吧。”
  绮罗生忍着笑一本正经点点头:“早去早回。”
  然后,最光阴就顶着一对狐狸耳夹后面贴着一张“我有对象,别爱我!”就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教室。等他离开后,看到的人都爆笑。绮罗生也捂着嘴偷笑。
  “班长,你们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阿渊拖着小板凳过来想听八卦。
  “没有啊。”绮罗生摇摇头,“一时兴起罢了。”
  D:“那你怎么从来不对我们一时兴起噢。”
  阿瑾:“我说班长,你还是太善良了,你最起码也应该写个‘我从来不漱口’之类的。”
  绮罗生:“……”忽然脑补他跟最光阴在舌吻发现他今早上没漱口……“怎么可能没漱口!这样我会很难为情的……”
  阿瑾疑惑:“啊?什么难为情?”
  “不,没什么。”我们的世界你们不需要知道。绮罗生说。“这是我跟最光阴之间的事。”绮罗生为了缓解尴尬咳了几声。
  这个时候,最光阴若无其事地又走了回来。
  “班长,你的伞是哪一把吧?外面下雨我出不去。”最光阴双收叉腰在班门口叫唤。
  带着狐狸耳的最光阴让绮罗生心快了半拍。自己怎么那么皮?不仅绮罗生,班上几个注意他的人也被他的样子吓到,然而最光阴无动于衷。
  “噢就那把黑色的长柄伞,柄上还贴着我名字。”绮罗生说。
  最光阴一扫伞架,就看到了伞柄上用透明胶粘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捡到请还给高一八班绮罗生”
  最光阴:“……”他好想吐槽。最光阴拿起,然后又下楼了。还有十三分钟上课还来得及。
  他怎么觉得自己头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可能是错觉。
  八班是在角落,上楼梯的人数不多但是也不算少,基本上上楼梯的都要回头看一眼最光阴顺便看到他背后的字……
  最光阴也觉得奇怪,干嘛都看我?虽然我这个样子确实很帅也不能这样老看我。
  最光阴一路上惹来不少人的回头,看完后还交头接耳。直到买完零食刷饭卡的时候,售货小哥哥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是不是惹女朋友不开心了?”
  “……啊?”正把零食装进塑料袋子里的最光阴莫名其妙,不过想了想绮罗生,又一本正经得地点头:“嗯,是生气了。”
  “男人嘛……”小哥哥拍拍最光阴的肩,“能屈能伸是个好事,不然到手的媳妇不就跑了吗?多惯着她让着她她说往东就别往西了,哄她开心才是最重要的。诶……你也不容易的。”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惹我“女朋友”不高兴了。“哥啊,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
  “难道我脸上写了‘我惹了女朋友不开心’这几个字吗?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不知道你头上夹着发卡吗?”
  最光阴摸了一下自己两侧发卡:“我天天夹这个啊,散发太多遮眼。”
  “不是,你再往上摸摸。”
  往上?最光阴手往上摸,就摸到了软软的东西……还是两个?!最光阴立马取了下来。他见过,在绮罗生的抽屉里。刚才他顶着这两个狐狸耳朵走了一条路?!?
  “你背后还有东西。”
  最光阴一把摸向背后,扯下那张纸。脸色阴暗。他知道是谁干的了。
  “小伙子……记得……哄……诶!你慢点还在下雨!放心摔跤!”
  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也是如此的没耐性啊,迟早老婆要跟别人跑了。
  绮罗生在做作业,忽然“嘭”地一声——最光阴把狐狸耳跟纸用力拍在绮罗生桌上。绮罗生面不改色笑着刚抬头看着最光阴,最光阴阴沉着一张脸,低沉着语气说:“限你一分钟把它自己戴上。”
  绮罗生非常听话自己戴了那对狐狸耳发卡。
  “哼。不准摘下来!要带一天!”最光阴回到座位,也抽出一张纸洋洋洒洒写了几个大字后给绮罗生背后贴了上去。绮罗生后排的同学刚想读就被最光阴恶语相告:“不准读!”
  绮罗生摇摇头。炸毛了。
  二话不说,最光阴回到自己位置上,闹别扭不去看绮罗生。连干脆面也不给绮罗生了。
  阿渊“啧啧啧”:“他们两个真的那么幼稚吗?”
  阿瑾:“你没注意后面贴的是什么,他们俩之间没猫腻我才不信。”
  阿渊:“你说最近是怎么了。班里出现的第二对班对也还是性别一样的?然后跟别的班谈恋爱的都是异性。”
  “谁当时说班长不会谈恋爱的。”梁莹莹忽然插了一句,“还不给我们下手,太气人了!”
  “成了吧,你看看人家最光阴,再看看你。都不是一个颜值档次。”
  “……”
  绮罗生若无其事地继续写作业,就当那对发卡不在的样子。
  可把最光阴给气坏了。
  怎么能够那么淡定!!!
  语文老师是个幽默的年轻女老师,看到绮罗生带着狐狸耳夹忍不住点他起来念课文,念完之后还风趣地问:“绮罗生啊,你这样是不是惹女朋友不开心了?”
  班里的人望的不是绮罗生,而是最光阴。最光阴正翻着字典查字突然感觉所有人看着他,还在生气地他就凶了句:“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翻字典查字啊!”
  绮罗生这个时候突然点头回答:“是啊,哄着呢。一不小心开玩笑过头了,得顺着他。”
  最光阴:“……”
  班上传出一阵“YOooooo——”
  “要是这样还哄不高兴怎么办?”语文老师看透了一般笑着说。
  “那就亲,”绮罗生很顺地接下去。“顺着他答应他的任何条件。哄回来才是王道。你说是吧最光阴?”绮罗生回头看过最光阴。
  最光阴:“……”他抬头看一眼绮罗生,然后收回目光不去看绮罗生。这人,没想到是这样的!
  “无聊——!”
  翻了一页字典,这才发现自己的指甲被涂了白色高光笔。
  “……”本来看到绮罗生乖巧戴上狐狸耳还说“哄回来才是王道”就气消了,结果看到这个指甲——
  哄不回来了!哄不回来了!哄不回来了!
  下课后,绮罗生搬着凳子到最光阴桌旁,跟经过的同学笑了笑以示礼貌。
  最光阴故意不看他,然后把自己的左手伸出来。
  绮罗生拿出湿纸巾给他擦掉。
  两个人僵持了一分钟,最光阴才小声开口:“刚才你说可以答应我任何条件?”
  “那是我男朋友才有的特权。”绮罗生笑了笑。
  “……”最光阴“哼”了一声。“那还真是我自作多情。”
  “哪有的事啊?我这位端茶送水绝世好男友。”绮罗生支手在桌上,点了最光阴的鼻子。
  “……手机屏幕呢?”
  “随你随你。你想换我那里还有。”
  “亲我,现在。”
  “……啊?”
  “你刚才还说可以答应任何条件的!”
  “好好好!”绮罗生叹了口气,也就索性低下头亲了一口最光阴左脸颊。
  “这边也要。”换脸。
  又在右脸颊啄了一口。
  这个时候阿渊就“YO——”了一声,然后其他人也跟着"YO——"
  “叫什么叫!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吗!”最光阴站起来凶了一句,绮罗生拉下坐下。“没见过男孩之间亲脸颊啊!没见过世面。”
  “那可以原谅我了吗?”绮罗生笑着。
  “……”最光阴瞥了一眼绮罗生,“认错态度良好,我允许你撕下纸!”
  绮罗生便撕下纸,发现上面写着“我就是最光阴对象,别爱我!”
  绮罗生:“……”
  刚才闹着玩还好,贴着这个闹着玩,问题就大了。
  ——我有对象,别爱我!
  ——我就是最光阴对象(狗涂鸦)!别爱我!
  这下真是弄巧成拙了。
  这样……自己算是多了个男朋友了吗?
  绮罗生真的戴着那对狐狸耳发夹戴了一天,旁边最光阴坦坦荡荡兴高采烈还哼着小曲儿。
  商店里,售货小哥哥看着戴着狐狸耳发夹的绮罗生在选东西,后面最光阴在拿东西,不禁疑惑。
  这到底是谁哄谁啊?
  搞不懂年轻人的世界。真是太复杂了,现在的小屁孩都那么是这样神仙恋爱吗?
  晚上下晚自习,最光阴终于亲自给绮罗生摘下了发卡。
—————————————tbc
  还没在一起……这叫做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