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06   睡过可不是兄弟了,要在兄弟前加个“契”字
  最光阴坐在自己房间的休息室里,脚搭在脚踏上,舒舒服服靠着软沙发。不知道绮罗生在干什么呢?想着他抱起旁边放的电脑,搭在自己大腿上,打开聊天记录99+的班群。
  他们又在聊一些有的没的。比如隔壁班某某女生追到了高二的学长,或者是这道数学题不会@班长-绮罗生
  班长-绮罗生:等一下,我写个草稿你自己看看吧。
  趁这个时候,最光阴立马就冒泡了。
  最光阴:班长!!!!!啊!!!!!
  阿渊:???最光阴你怎么了?
  B:见到班长那么激动啊?
  C:哟——想班长了?
  最光阴:QAQ班长——他们欺负我。
  梁莹莹:最光阴,你一出来就跟班长撒娇。平时学校里撒娇就算了,还要在班群里撒娇。
  这个时候,电脑屏幕突然出现一张照片——
  绮罗生穿着白色带有中式风格的褂子,头上还带着小黄花做成的花圈,捧着一个插满了各色各样的花的花瓶,身在最光阴微博见过的小园林中。风吹着绮罗生的秀发,衣袖飘飞,从下而上,阳光极好,绮罗生微笑着,周围是耀眼的光。
  最光阴立刻保存了下来,留着慢慢发花痴,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被绮罗生撤回了。
  班长-绮罗生:不好意思,我选图片错了(哭)这才是你要的图。
  阿渊:我错过了什么?!!!!!!
  梁莹莹:卧槽!班长是你吗!!!!!
  A:报告我没看到!到底是什么?!!!
  D:发生了什么?!我错过什么了?我就是上了个厕所!!!!
  ……很快激动得班群蹭蹭往上刷。而绮罗生也没有出来冒泡了。
  最光阴可能是凭借单身多年的手速存了绮罗生那张照片。原来绮罗生在家是这样穿的啊——
  接着,提示栏告诉他特别关注绮罗生发了条说说,他立刻飞奔点进空间,发现是绮罗生端坐在一处牡丹屏风前,头上插着一朵贵妃插翠。绮罗生面前是一台绷架,他手上捏着针线,闭目养神,给着摄影师最完美的镜头。灯光温调,一缕从香炉里飘出来的轻烟将绮罗生的面容半遮,给人飘渺宛若井中月一扔就涟漪破碎的即视感。
  【跟爷爷学刺绣已经有两个月了,也把完整的作业上交给爷爷,工艺不精希望以后还会增长。[心][心][心]】
  评论的都是八班的人,抢沙发,夸赞自己班长太厉害了,或者就是班长好棒。最光阴喃喃嘴,绮罗生……这个人真的好像是什么都好,长得雌雄难辨,天生聪明。
  阿渊:原来班长还会刺绣!!!!天啊我就说他为什么帮我绣的那个小猪佩奇那么好看!
  B:班长给你绣过小猪佩奇?!!
  C:同志们,班长给他绣过小猪佩奇!!!!
  D:班长原来周末不出门是在家学别的啊,诶呀我的妈。
  E:班长的拍的那个地方好像我在哪里见过。
  梁莹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班长送过我小衣服的!!!!
  E:我想起来了!我在微博见过!我喜欢的一个太太说跟着奶奶去了一个叫“牡丹舍”的居所观赏拍了几张照!就有这个屏风跟灯!
  D:啊啊啊啊啊班长的家长什么样?好奇啊!
  而这个时候,班主任出来说话——
  班主任:这周我就不布置作业了,你们自己多看看化学书跟资料。再过两周就期中考了。
  众人:……鸡血瞬间没了。
  是的,再过两周就是期中考。
  班长-绮罗生:老师我知道了谢谢老师特意告知。
  最光阴纳闷:班主任出来说话绮罗生就立马出来,他是不是对班主任设置了特别关注?
  自己说话就不搭理他?!!!!!
  班群也从讨论他结束了,绮罗生在手机屏幕面前松了口气。他把头上的花取下来,然后又看了一眼单反里刚才爷爷给自己拍的照片。
  而最光阴,一脸郁闷看着班群,他们在讨论这周作业好多。多么?最光阴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怎么记得有作业?
  对哦他什么时候写过作业啊?基本上回宿舍都是直接拿绮罗生的来抄的。
  期中考?很重要吗?
  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声“滴滴”,他看到了自己的特别关注来找他了。
  绮罗生:最光阴,你期中考试开始复习了么?你的所有作业都是抄我的你能够理解吗?
  最光阴:班长,你能告诉我期中考试的重要性吗?我不太懂。
  这也不能怪最光阴。作为一个海归,以前还在的是贵族私立学校读书,只有期末考试,考试内容很多不仅仅是课本上的内容。回来后发现数学完全不一样,更加不用说别的科目。各国教育方针不同只能这样说。
  绮罗生:看样子你还没有调整过来学习上的时差。你以后要考什么大学?
  最光阴:没想过,反正我爸会帮我搞定。
  绮罗生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没想过,反正我爸会帮我搞定”。最光阴有他父亲全程护航,根本无需他操心任何事。绮罗生也觉得自己有点傻,还想下学期分班考试能够跟最光阴还在同一个班。
  绮罗生:噢这样啊。有这样的爸爸真好。
  最光阴:班长啊,期中考很重要吗?我说点实话上课除了英语其他的我都听不懂。
  最光阴进学校可以说是进来玩耍的,上课在偷画绮罗生,下课光明正大看着绮罗生。他基本上课本都是空白的,发下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同桌给他科普过高二选文理还要重新分班。他想跟绮罗生在一个班不就是老爸一句话的事?
  绮罗生:好吧,期中考试你就尽自己努力考考。以后的事如果你想操心可以来找我。记得不要作弊啊。
  绮罗生心里没底,如果是自己自作多情说帮最光阴补课那真的太尴尬了。
  最光阴:我的字典里没有作弊两个字~
  绮罗生:加油啊,我要睡了。晚安。
  最光阴:班长晚安。
  果然,绮罗生的头像就黑了。
  最光阴抓了抓头,把电脑放回茶几上。走出房门,叫了几声“饮岁”,在大老远的地方传来应答。
  “帮我找个全能家教,我要学习。”
  正在厨房里给最光阴做睡前的蜂蜜牛奶的饮岁,听到这句话顿时愣了一下。
  噢?这位小祖宗开始调整学习时差了?
  周日晚上回校,绮罗生回到宿舍刚坐下忍不住想看一下最光阴在干嘛,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此时最光阴顶着两个黑眼圈,头一点一点往下坠又突然弹跳然后又往下坠——嘴里还念叨着要背诵的文言文。
  绮罗生:“……”努力过头了亲。
  “最光阴,你……是不是没睡好?”
  “啊?”最光阴现在脑子轰轰的,“噢没事,背个课文而已。你不是说要我尽力考吗?”
  在家上了两天家教课,强行灌了知识给他,他现在大脑还没开始消化。
  “……”绮罗生有点担心最光阴这样会不会还没考试就去医院吊针啊。“最光阴,你慢慢来,还来得及。”绮罗生从自己书架上拿了一套全解。“这是我去旅游的时候买的,觉得总结得不错。”然后又拿出自己的笔记,“侧重点我都划分好了。你现在需要的是睡觉知道吗?”
  “……我想你亲我一口我估计就能睡了。”最光阴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立刻就清醒过来。他怎么把自己脑里的话说了出来!!!
  绮罗生也愣住了。亲?
  “额——不是,我……就那个什么。在国外的时候,老师安慰学习累的学生都会给个吻什么的我就下意识……就……”最光阴感受到自己脸颊贴上了一层柔软。
  绮罗生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左脸亲了一口。
  “是这样亲的吗?”绮罗生问。
  不,我想跟你舌头打架的那种。这回最光阴没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班长你会不会对每个人都这样啊,万一阿渊说也要你亲亲才能继续学习你会不会给他亲亲啊?”
  “不会啊。”绮罗生笑着说。“因为你是最光阴啊,跟他们不一样。”说罢,还刮了一下最光阴的鼻子。“好了,快去洗澡睡觉吧。今天早点睡。”
  “都听班长的。”最光阴心满意足地去洗澡。
  我跟别人不一样~不一样~
  而绮罗生,他拍了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就亲了呢。显得他一点都不矜持。
  其实他更想亲别的地方,比如嘴巴什么的!
  等两个人都洗了澡熄了灯上了床……最光阴又开始闹腾了。
  最光阴支着头看着绮罗生,绮罗生正在看杂志。“班长啊——你在家穿的衣服真好看,自己做的吗?”
  “也有买的也有做的。”绮罗生翻过一页,“爷爷说穿成那样比较符合他的小房子审美。所以我在家都那样穿,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衣服。”
  “那是不是去你家做客也要换?”
  “嗯。自带。”绮罗生心烦意乱。让他又想起周五晚上不小心发错的图片。多亏他撤回的快,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就发了一条说说,设置了八班可见。
  “噢——”最光阴拿出自己手机,自己的锁屏是绮罗生在那张牡丹屏风的照片,主页壁纸就是绮罗生那张捧花的照片。最光阴拇指摩挲着绮罗生的脸,“你这样真好看。”最光阴还作死举着自己手机屏幕伸出床让绮罗生看。
  绮罗生随意瞟了一眼,立马收聚目光。“你手速怎么那么快?快删掉!”
  “我不。”最光阴把手机放到自己的胸口。“这样的班长多好看啊,就应该留在屏幕里让我舔颜。”
  绮罗生:“你说话可不可以别那么恶心。”
  “哪有,这是我对班长的爱啊。”
  “最光阴,我跟你说。”绮罗生疲惫地伸手向最光阴,还差好大一截才够得着。“你没经过我同意你就拿来做手机壁纸,我可是会生气的。”
  “班长,我还真的没见过你生气的样子。我挺期待的。”最光阴说。
  “最光阴!”绮罗生下了床,然后爬上最光阴的床,骑在最光阴身上,试图夺手机,最光阴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把手机给我!”
  “班长,没想到你生气起来挺有气魄的。”
  两个人在床上踢来阻去,最光阴还撒泼一般搂着绮罗生,把手机举高让他够不着,绮罗生一掌糊过最光阴的脸,正要抢到手机的时候,窗外传来厉语:
  “都熄灯了你们这里还那么吵要干嘛!你们不睡别人不用睡啊?是不是出去跑两圈才消停?”
  正把手机放进自己胸口,另只手搭在绮罗生腰上的最光阴愣住,绮罗生的手还糊在最光阴脸上,正半蹲在床上,一手撩起最光阴的床帘,正经地对舍管说:“对不起老师,我们这就安静下来。”说罢绮罗生就要下床……
  “安静下来还下床干嘛?!我说你这个优等生这个时候理解能力就那么差。安静下来就是不要乱动了!赶紧睡!兄弟之间没有隔夜仇,睡过一张床明天就和好了!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打打骂骂。”
  绮罗生:“……”
  绮罗生:“……啊?”
  最光阴下意识地蹦起来,也跟着绮罗生看向舍管。
  大伯!我们睡过就不是兄弟了!
  要在兄弟前加个“契”字才对。
  正看着舍管的最光阴,忽然觉得有一股冷气,抬头一看发现绮罗生沉着一张脸看着他。
  “好——睡过一晚就和好。我们这就静静地睡一觉。”
  最光阴一把揽过绮罗生:“我们这就睡了。”伸手熄灯。绮罗生甩开最光阴的手,说了句“别碰我”。最光阴缴械投降。
  绮罗生睡在里面,把自己缩到墙角,被子也全权卷了不给最光阴一点被子。最光阴也只好盖着毯子。
  绮罗生闭着眼,但是身体未免也太诚实了。根本就是一股燥热青少年的骚动,一股热气涌上心头怒火攻心毫无睡意……
  最光阴死死抱着栏杆,一动不动,一想到绮罗生正盖着他的被子躺在自己身边,这根本就睡不着啊!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