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05   班长穿这件衣服好看。
  八班怎么也没想到,以为班长是弱不经风怕冷才一直穿校服,没想到是因为纹身!
  原来他们班长也有过放浪不羁的一面。
  绮罗生奔驰在篮球场上,这段时间跟队友磨合出来的默契跟以前打街头篮球是不一样的。以前打球只要赢了规则都是放屁,现在绮罗生懂了,这是需要合作才能分享快乐。
  场外,最光阴嗦着冰可乐有点不太高兴了。
  球服很宽松,绮罗生随便动一动就可以看到背后的牡丹花,这也就算了!绮罗生还揪起衣服一角用来擦汗,背后的衣服也就很着提起来那么一点,半截牡丹纹身彻彻底底暴露在众人面前,配上绮罗生那张好看的脸简直就是惹得全场女生在尖叫欢呼。
  都不准叫!这人是我的!我的!只有我才可以叫!
  真是太祸国殃民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一群人手压着绮罗生围着他转,说他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打篮球打得那么好也不告诉他们,还说略懂。
  “不过我说班长,你这纹身……”阿渊戳了戳绮罗生左臂上的牡丹花,感受到他的肌肉。“哪里做的,太好看了吧?高中毕业我也去做一个。”
  “额……那个店太远了,都那么长时间了,我也不太记得了。”绮罗生笑笑,接过最光阴递过来的水。
  “我一直以为班长干巴巴的,居然身材那么好。”
  最光阴沉着一张脸给绮罗生递毛巾。
  “班长,你不上体育课不做广播体操不跑操身材还那么好,怎么做到的?诶难道有健身房推荐吗?”
  绮罗生在心里嘀咕:不,每周回家都有爷爷授课,对于身材爷爷也是有要求的。“秘密,可不能说。”绮罗生抵着自己的唇,温柔地说。
  “嗯?最光阴你怎么了?”体育委员注意到了最光阴的异常,然后又开玩笑地说,“该不会是班长把你校草的名头抢了你不高兴了吧?都怪班长太过强大,没事下次贴吧评选的时候我投你一票!”
  ……我对那个贴吧投票没兴趣!“哈,真是多谢。”
  绮罗生察觉到最光阴的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有问题。绮罗生摸了摸最光阴的头。
  “乖,打完我跟你出去吃,今晚不上晚自习。”
  “噢。”
  “班长啊,你这样好像在哄自家生闷气的女朋友啊。”体育委员开玩笑说出了这样一句无心的话,惹得绮罗生直打哆嗦!
  “你!!!你!!!屁可以乱放话不可以乱说啊!”先激动的却是最光阴。
  绮罗生笑如夏花,揽过最光阴,然后当着大家的面炫耀一样地说:“怎么样?我有这样一位给我端茶送水还帮我打扮的男朋友是不是很嫉妒我呀?”
  最光阴身子一僵,顿时不知所措,刚才吃的飞醋立马就消了,满脑子都是“绮罗生说我是他男朋友”。
  绮罗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趁着开浑话过一下嘴瘾那估计就没机会这么说了。
  他也逐渐了解自己对最光阴的心思是怎么个意思。他确实喜欢最光阴,最光阴人品上乘不作为,单纯没心机,还天天陪着他,就算自己很无聊也陪着自己。绮罗生抬头打算一眼少一眼的最光阴,发现他也正盯着自己,仿佛被吓傻了。
  绮罗生:“……”看样子把他给吓傻了。
  下半场结束后,八班居然晋级了。这是所有人意料不到的。
  38:40
  在最后一刻阿渊投进了球。解决了这个紧张的局面。
  大家都在说要不要今晚去学校旁边聚餐庆祝一下,撒娇闹腾询问班长。绮罗生正跟最光阴说着待会是去市中心还是就附近解决,就听到一大群人说闹着去包厢吃饭。
  绮罗生:“今晚就不用了吧?接下来还有半决赛总决赛要打,无论输赢,我们只要比赛结束了都去聚会庆祝怎么样?”
  最光阴板着张脸:“是啊,今晚班长是我一个人的。你们别想打他的主意。我可是他端茶倒水帮他打扮的绝世好男友。他要补偿我。”
  绮罗生:“……还记仇啊。”
  最光阴:“没有,我怎么可能记班长的仇呀。班长咱们回去换衣服赶紧出去,好不容易能够约班长一晚你们可别跟我抢。”
  这可是他跟班长的第一次约会!
  八班的人也觉得等比赛结束再庆祝比较妥当,一时兴起的起哄也就散了。
  绮罗生被最光阴制止穿了校服的行为。最光阴给绮罗生准备的白衬衫总算是安安稳稳给他穿了。总算是能够让班长在学校焕然一新这也算是值得最光阴得意的事。他要的就是这种这样的绮罗生。
  “这样会不会很怪啊?万一吓到别人怎么办?”绮罗生摸着自己左手上的手链,许久没带了有点硌得慌,这是爷爷送他的考了市状元的礼物,每一粒雕花珠子都是爷爷亲手雕刻的。喜欢的紧又不想在学校戴,今天被最光阴翻箱倒柜翻了出来硬是给自己套上。
  “没事,大伙都不在。”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真好,这样的绮罗生只有自己才能看得到。
  绮罗生回X市后根本就没怎么出过门,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家,学校。周五回家的时候是爷爷开车来接他回去,周一回校也是爷爷开车送他回来。本来也是个家里蹲,一来家离市区真的很远,乘地铁都要一个多小时,二来也没有过多的社交他又不怎么上QQ微信,有事电话联系他还快。与其到处乱跑,还不如在家跟爷爷修身养性打打太极做做手工这种养老慢生活。
  最光阴带着绮罗生去了早就相好的餐厅。早就想带绮罗生来这家餐厅了就是不能表白太可惜了。吓着对方从此离我远远的可不行。绮罗生果然是艺术家调教出来的孙子,吃相都是那么好看,不是那一身校服看起来更养眼了。
  而绮罗生觉得氛围怪怪的。他进店的时候专门注意了一下好像都是情侣甚至刚才还有人求婚。他忍不住对最光阴说:“最光阴,你不觉得这里氛围怪怪的吗?”
  最光阴坦坦荡荡喝着西瓜汁:“没有啊,我听我爸说这里西餐不错,所以就带你来尝尝。”
  绮罗生点点头,然后往嘴里送吃的。其实他有个大胆的想法,只是觉得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说出来有点尴尬打破了他现在跟最光阴相处的模式。万一是他想多了,然后说出来,那不是会令两个人处境一下子变得扎心。
  就在这个时候,最光阴开口说道:“班长,你喜欢去游乐场或者想看什么电影吗?”
  最光阴百度上查了情侣约会攻略,一般都是烛光晚餐逛游乐场还有看电影开房……最后一个就不了,他还没表白呢。看电影去游乐场还是可以的。
  电影啊……绮罗生想了想。“最近没什么电影好看的,不感兴趣。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最光阴僵了一下,“就……突然想问问,我有点想看,这不是离门禁还有不少时间吗?”实在来不及就跟他回市区的公寓住,他十分乐意。
  “想看电影啊——”绮罗生想了一下,“如果光是吃饭确实有点无聊。”
  最光阴眼睛一亮:“是吧是吧!”
  “那就包个场子吧。”绮罗生掏出手机,嘴里还嘀咕着班费什么之类的。最光阴不明所以,他就想跟绮罗生看个电影包场班费是怎么回事?“班费还剩下一部分,开学的时候每人交了150,哦对了,最光阴你还没交班费记得找生活委员补交。吃饭包场看个电影还是够的,这个时候大家都挺熟络了,也可以聚会活跃一下氛围。”
  最光阴:“……”不是单独跟他一起看啊,还有一坨电灯泡吗?
  “……正好,最光阴你不是说想看电影吗,我们班就篮球比赛结束包一个场大家一起看电影怎么样?我觉得你对X国电影有独特见解,你选一部?嗯?最光阴你怎么了?”
  “不……我没事。”最光阴有点心累。他在戳鸡蛋……
  那些微博的约会攻略都是骗人的……
  绮罗生低头看手机,死算着数据,在缓冲他的心情。刚才最光阴的意思其实是待会吃完晚饭带他去看电影是吧?
  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冒出全班包场看电影?
  可万一自己就是想多了怎么办?可带他开这种地方吃饭还说去看电影?!这怎么看都像是带自己情人去约会啊!!!!
  两个人最终也没去看电影,而是陪着绮罗生去买衣服,毕竟今早扔了别人的衣服总要还的。
  绮罗生刚从衣架上拿出一件衣服就被最光阴放回去:“不行,过气了。”
  绮罗生:“……”
  绮罗生刚从试衣间出来,就看到坐在等候椅翘着二郎腿的最光阴吃着泡泡糖吹泡泡,拎着衣篮递到他面前:“这套不好看,这个适合你。”
  绮罗生接过衣篮翻了一下里面的衣服:“……”
  最光阴给绮罗生选衣服的水准确实不错,舒服也不会让他穿长袖觉得惹,也不透。
  价钱也特别乐观了。
  绮罗生买了五套衣服,付款的时候听到价钱差点晕厥。他每个月零花钱也就那么多,哪里有那么多钱啊!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卡里没那么多钱,况且也没事先跟家里人请示要买衣服,该不会要找最光阴借吧不对就算借了自己也没能力还钱啊……
  最光阴二话没说,越过绮罗生把自己的卡递了过去。
  “是我把你的衣服扔了,自然是我来赔。班长对不起。”
  可是我也承受不起那么好的换自己特意买来装普通优等生衣服啊!!!
  如果现在有的缝,他真的挺想钻进去。本来他就对衣服没太大概念,基本上都是爷爷姥姥还有父母买的。就宿舍那几件衣服是自己瞎买的,以为所有的衣服都一个价。今天最光阴算是给自己开了个眼界。他以为护肤品面膜什么的很贵,没想到衣服也可以那么贵。
  绮罗生看着帮自己拿购物袋的最光阴,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最光阴的穿着。
  牌子什么没太大概念,就是今天戴的手链,跟自己老爸前几天在朋友圈晒的卡地亚手链一模一样。更加不用说平时的手链还有耳钉。自己堂妹是追星的,微博经常刷屏她喜欢的爱豆,上个月她扛着炮去A市机场特意去接机,是的,最光阴有一对耳钉就跟自己堂妹的爱豆当时在机场戴的一模一样……
  绮罗生摇摇头。不行他跟最光阴差距太大了。
  而另一边,最光阴却想着明天要偷溜出去给绮罗生买什么早餐。
  第二天下午,绮罗生收拾好书包,准备打电话给爷爷问他什么到。这个时候最光阴挪着椅子到绮罗生桌旁,把头架在绮罗生桌前整整齐齐的书上,就盯着绮罗生。
  “你这是怎么了?”绮罗生还没按下拨号键。被最光阴这幅样子逗乐了。他也把头架在桌上,随着最光阴挪了挪位置,跟绮罗生对视,一脸不开心。
  “舍不得你啊班长。有两天看不到你啊。”还故意用腿去蹦绮罗生的腿,跟着他摇摆。桌下还去牵绮罗生的手。
  “又不是转学,你这怎么郁闷什么。”绮罗生抽出自己的手。感觉这样抓着怪怪的。
  “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很无聊,不行。”
  “有你在,我有什么无聊的。”
  “我说了不行……”绮罗生直起身子。“乖,周日我就回来了。”背着书包就离开了——
  最光阴叹了口气。
  又是不能看到班长的两天,生气。
————————————tbc
今天份(||๐_๐)然后卡文了。
端午节记得吃粽子(◍ ´꒳` ◍)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