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怎么回事

03   班长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是不会的吗?
  最光阴很快跟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上课传薯片分零食也都有他的份。他每次都惦记着绮罗生,然而绮罗生都是微笑拒绝。
  其实回到宿舍后,绮罗生还会索要递给他的零食他没吃到。
  诶,最光阴左腿搭着右腿膝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这秘密也是挺难受的。
  看着绮罗生从早到晚除了接水上厕所没离开过座位几次,最光阴每次都会像苍蝇一下询问绮罗生去干嘛噢上厕所啊走啊一起去。见缝插针,反正就黏着绮罗生。绮罗生偶尔还会反过来也搭他的肩冲着他笑。
  梁莹莹跟阿渊还有何方华盯着那两个勾肩搭背的人的背影。
  “班长从来没主动搭过谁的肩啊。”
  “这最光阴每次都不会忘记班长,好奇怪哦。”
  “明知道班长是不会干上课吃零食这种事还是坚持不懈递给他。”
  “感觉他们之间基基的。”
  “诶我那天路过他们宿舍拉着窗帘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还听到班长开怀大笑那种笑声。”
  “最光阴太有本事了。”他们印象当中的班长可是不食烟火的存在,居然还有那么不为人知的一面,还拉着小窗帘不让别人看。
  最光阴太过分了!
  其实那天晚上是因为最光阴给绮罗生看他家养的大狗的视频被萌得不要不要的就笑了。天怎么有狗扔飞饼主人去捡的组合。事过就收敛笑声。得注意仪态!这是他爷爷经常说的。
  他那天才知道,最光阴微博粉丝还不少,基本上晒他跟他家的狗的日常也算是个萌宠博主。
  “班长微博有意思吧?不打算申请一个?”
  “我有微博呀。”绮罗生掏出手机打开微博app,开的页面是一个只有一百个僵尸粉的号,而右上有个红点,绮罗生切换账号,最光阴也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家班长还是个美工大手!
  “平时回家就是帮爷爷打理花园还跟他学一些东西比如雕塑啊插花啊织东西啊画画啊,我爷爷很厉害的。这些都是我家小园子还有一些手工品的照片,偶尔我还会发一些教程。就现在很流行西欧复古头饰,我就出几个教程,不知不觉有那么多粉丝了。”
  “看得出来……”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心灵手巧的孙子。他能不能透露一下他有什么是不会的?“这船真好看。”
  简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这个是我爷爷做的,现在在我家花园放着。”
  “班长,没想到你是个富二代。”
  “……”绮罗生顿时语塞,你才是富二代吧。我这最多叫小康。
  “感觉你爷爷买的小园林有点好看,我可以去看看么?”他家就清一色的欧式建筑,饮岁前段时间还把地毯换了一批。“好不好?班长?”
  “……我也要问过我爷爷,他比我还讲究。”进他家除了绮罗生以外都要预约才能上门。还特批“凡是企图要拐走他孙子需要特殊预约”。“他基本上每天约朋友喝茶赏花论道。进我家很无聊的。”
  “我家更无聊。”最光阴叹口气,“只有个管家,老爹忙着公司飞这里飞那里。之前x国的分公司一直有问题,所以我在那里呆了七八年,这不老爸把家里收拾干净了就把我接回来了。 每次回家就我一个人,现在在高中认识了一些人,周末还可以一起出来玩,可班长啊,你怎么都不出来啊?我想跟你一起玩啊。”
  绮罗生摇摇头,“我回去修生养性学习的,不能让你们看到,可能会被吓到。”
  “哇你还有什么害怕我看到的。”
  “我爷爷现在在教我刺绣,很无聊地。我跟爷爷半天不会说一句话就在那里绣花,而且还要要求任何一个角度都不能缺乏美观,要有美感。”
  绮罗生的爷爷是个艺术家,对任何事物都追求着美感,小园林构造还有家具制作摆放都是爷爷一手设计的。绮罗生爷爷退休后用自己的所有积蓄买了一块地,然后绮罗生的父母添了钱操办家具,大概花了两三年初步完成可以住人,这才接回了B市的绮罗生。在B市,绮罗生跟着姥姥一起住,姥姥退休的空手道教练,教绮罗生打架的那种,初中已经拿了全国空手道初中组空手道冠军,这也是绮罗生曾经在B市称霸五条街的部分原因,打完了还跟姥姥炫耀自己又打趴了一群人,姥姥很高兴地带着绮罗生去吃肯德基儿童套餐。
  虽然事后会被叫家长。
  因为绮罗生爷爷跟他姥姥对于他的教育产生了分歧,这两个老一辈经常因为宝贝孙子挣来抢去,骂来骂去。一个觉得应该让孙子有男子气概多打打架称霸整个B市都无所谓;另一个觉得孙子应该修身养性学礼仪培养美学思维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这样的人很少了。
  然而绮罗生在妈妈怀里含着棒棒糖拿着ipad在做数独。
  绮罗生的学习确实是让所有人最放心的,一直都保持着年级第一从来没掉过,书房里各种大大小小的奖杯。他自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绮罗生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真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了。
  现在绮爷爷基本上没什么事做,除了喝茶种花和朋友一起吃早茶喝下午茶之外,就只有教导绮罗生这个乐趣了。
  “就那种一直在绣花什么话也不说?”
  “嗯。”
  “班长,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是不会的吗?”
  “有的。人无完人。你会发现的。”绮罗生摸了摸最光阴的头。
    最光阴说,“班长啊,要不就这礼拜你干脆别回家了,去我家住吧。咱们出去逛逛街?”
  绮罗生有点为难。“我跟爷爷说一下吧。周末时间他是留给我的,所以可能打乱了他的计划要发脾气。”
  “等以后咱们确定关系了,你爷爷发脾气的时候可就多了。”最光阴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什么确定关系?”绮罗生不明所以。
  “没有没有。”最光阴摇摇头。
  绮罗生看了看最光阴然后打算熄灯睡觉。
  第二天,最光阴依旧是跟班里人打打闹闹但是绮罗生一起身就死黏着绮罗生不放跟着他去打水打上厕所甚至还拖着他去小卖部。
  时不时还逗逗他开心。
  这样的小日子过得也是很舒坦,直到第一次篮球比赛的开始……班里又开始陷入了哀嚎。
  体育委员找人打篮球居然找不齐,本来见最光阴身高马大的,没想到最光阴来了句“我只会打高尔夫球”。之前在贵族学校读书的最光阴还真的没接触过篮球,他不骗人。绮罗生肯定不用想了。最后体育委员决定抽签,抽到谁谁就上,已经主动报名的就不用了。
  大家抽完签之后,看着自己的签都没有标记,顿时松了口气。最光阴看着自己拿着的签也没有标记,他碰了碰前面的绮罗生,绮罗生勉勉强强笑着一张脸看着最光阴,料他也不会中奖,谁知道……他手中的小木棍尾端是红色的。
  最光阴:“……”还不如抽中他,不懂可以学啊。就绮罗生的纹身而言,他估摸都要临阵脱逃。
  “请抽到红色的两位同学起立。”阿渊一脸不情愿地起身,惹得大伙说太倒霉了,都在幸灾乐祸。
  绮罗生握着红签慢慢地站了起来……
  整个班顿时安静了下来。
  体育委员大惊失色。
  高一八班,忽然觉得篮球赛输定了。
  班会课上,有好几个人在班群里对绮罗生说跟他换不用他上场。绮罗生在班群里直接回复是他上场他就得上,不用更换。
  打篮球他到不怕。绮罗生怕的只是……
  “诶老妖,可以穿长袖打吗?”
  妖绘天华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兄弟,要么你就跟我换了要么别逞强。”
  “什么逞强不逞强这不是关键!”绮罗生捂着脸,“我的纹身啊……”绮罗生耍性子一样捂着脸小声嘀咕。
  “啊?什么身?你身体吗?真的你做不了激烈运动就不勉强你的。”
  “不行,抽到我跟阿渊,凭什么我可以换阿渊就不行?这对阿渊不公平。”绮罗生摇头。“你也别太小看我了,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篮球。”
  “我会为你准备好葡萄糖还有云南白药的。”妖绘天华拍拍他的肩。
  绮罗生在推了推妖绘天华,然后继续把自己的投蒙在袖子里。
  摆在桌上的习题也不刷了。
  作为一个被爷爷精养的绮罗生,面对什么难题都不曾困扰,居然小小的一个篮球赛就怂了?这还可能是绮罗生嘛。
  下周开始初赛,绮罗生觉得自己还来得及。
  每天晚上上完内宿生必须上的晚自习就拉着阿渊叫他教自己怎么打篮球。
  而最光阴,坐在一旁吃着薯片喝可乐看着绮罗生。
  而这个时候,阿渊的朋友给阿渊送水,看到最光阴在盯着八班班长一直看,就连薯片吃完了还在给嘴里送。
  朋友:“……”
  而另一边,阿渊正在教绮罗生拍球。
  绮罗生:“……”哦不,拍球我还是会的。阿渊可以跳过这一步吗?
  “班长啊……你学东西怎么那么快?”
  “我略懂,以前小时候跟同学一起打过。”还拿了市里二等奖。
  “班长,我见你挺顺手的,那你就跟我对打练练手就好了。”
  绮罗生笑了笑,他的意思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啊。“那么晚了,先回去了。明天晚上继续吧。”绮罗生擦了擦汗,他还穿着校服外套呢。
  “班长你把校服脱了吧,虽然晚上有点冷但也不用穿外套。球服记得要穿啊——”阿渊想上手把绮罗生的外套脱了,绮罗生还未反应过来阻止,最光阴就轻轻拉着绮罗生往自己身上靠。
  “阿渊啊谢谢你教班长打球啊,衣服就我教他扒吧,放心,下星期上场我会让班长扒了这校服的,穿得漂漂亮亮地上场,绝对不会穿成这样的。球服我会让他穿的。放心。”最光阴揽着绮罗生就走了。绮罗生看着最光阴。
  他在打什么主意?
  阿渊拿着篮球,看着绮罗生跟最光阴离开的背影。
  “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阿渊跟朋友摇摇头,然后也走回宿舍。
  刚回到本土的时候,绮罗生就接受了爷爷的礼仪教导。从吃饭到坐姿站姿还要求绮罗生把小时候学的古琴再拿出来修身养性。绮罗生每天都在庭院前练书法,作画。一个月下来,从“黑道一哥”转化成了“邻家小哥”。高一入学,绮罗生已经把自己以前打群架的样子差不多忘了,而这时候拿着篮球,又想起了以前为了阿东的帮战输了,跟阿东一伙真枪实干打了街头篮球,作为一哥必须冲前锋不能让人瞧不起,一二连三进了几个三分球,妥妥赢了比赛。当然那几个小混混也怕了绮罗生。绮罗生完全阐释了什么是凭实力做老大。讲义气,有风度。一度制霸B市C区一大片街道。
  那时候绮罗生鞭子马尾头,头发染了个玫瑰红,耳朵还打着一排耳钉,手上带着雕着精致的牡丹花的金戒指金戒指。脸上还化着浓妆,甚至在右侧画了个好看的牡丹花。他那没长开还带着一些青涩稚气,眼神凶恶,让人害怕。
  初中里的人也谁也不敢惹他,谁也不敢靠近他,曾经有那么几个说想要跟他交朋友,结果被绮罗生发现是跟隔壁班看他不爽的人做的交易,把自己打晕,想要拍照威胁他,绮罗生顶着脑袋不舒服把一干人打趴,姥姥教的东西还真是管用,居然还能让绮罗生一瘸一拐从旧仓库出来,有同学经过发现了他,立马打了120急送到医院。学校领导也迅速知道了这一起校园欺凌事件。那几个人因为打伤绮罗生被开除了,班上那几个受了贿赂的人也转校离开了C中。
  绮罗生在医院住到了准备中考,勉强去参加了最后一次模拟考,虽然还是年级第一,只是在市里排名掉了几名。
  回来后的绮罗生变成了校领导着重看护对象,他们还希望绮罗生能给他们争个市状元回来,对他嘘寒问暖。绮罗生不方便开口说话,也不想搭理这些大人,只是看书刷题总结自己掉名次原因。
  而他也确切感受到了好学生与坏学生之间的差别。
  他也打群架,也抽过烟喝过酒,但是他是年级第一。
  他以前从来不在意班上人的目光也不清楚原来班主任是那么偏心自己。
  绮罗生曾经在学校贴吧发帖子投诉学校食堂豆浆里有蟑螂,还拍了实物上去。绮罗生被查ip发现是他发的,初二语文考试刚结束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让他删帖。绮罗生就老老实实删了。而在此之后,也有个学生发帖吐槽学校新修的教学楼豆腐渣工程,还编了首打油诗,立刻被通报批评给予了开学处分,删贴的余地都没有。绮罗生当时在刷题并没有太在意。
  他脑袋还绑着绷带,手倒是没事,就是思考问题不能撑头有点难受。班上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他以前没太注意,但是就准备中考的那一个月他确切感受到了自己是被班里人排斥着。没有人问过他还疼不疼,伤的重不重之类的。绮罗生就想着,自己既然那么讨人厌,那就离开B市吧。中考结束,他就跟姥姥说想回老家跟爷爷一起。绮罗生的姥姥也是万分舍不得,但是想着要是还在B市呆着原来那些人估摸会想着法子继续对付他,就同意了绮罗生回到爷爷身边,也就是现在所呆的城市。
  不负众望,绮罗生终究拿下了市状元。毕业典礼本来还有绮罗生的演讲,以及学习经验交流,可绮罗生的姥姥说绮罗生病情恶化回去去外省治疗了。办理了转学手续,再由绮罗生父亲打通了关系,也总算是替绮罗生拿到了玉阳高中的入学通知书。
  其实玉阳高中并不是最好的高中,绮罗生的爸妈就是在那里相识然后在一起又孕育了绮罗生,他们觉得那是个好地方,说不定还能让绮罗生遇到命中人。
  被姥姥说病情恶化的绮罗生正在与爷爷一起穿着汉服端坐在庭院里,一动不动感受着鸟语花香……
  “爷爷,我听到你肚子叫了。”
  “……胡闹,那是布谷鸟。”
  “哦,那爷爷,你肚子里的布谷鸟叫了。”
  “……”这孙子就跟了他姥姥三年怎么那么皮起来了?!
———————————————tbc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