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反复试探却被班长顺毛了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第一章倒数第二句话错了。
是“秘密太长,今晚告诉你。”
(ー`´ー)
02   原来班长喜欢这种纹身啊!
     两个人就在班门口僵持着,二人目光对视,绮罗生替最光阴拿着书,最光阴手搭在绮罗生肩上,没有放开,另只手插进裤带。
  “班长,我真不跟你开玩笑,我肯定会告诉你的。你那么好怎么舍得报复你?况且拿着别人把柄然后整,那不是电视剧小说才有的狗血情节吗?我们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当然不会那样啦。”最光阴拍拍绮罗生的肩,“多谢帮我拿书回教室,我自己搬就好了。”
  最光阴看起来是很单纯,难道是绮罗生自己想多了?
  也不能怪他疑神疑鬼,之前在B市时候遇到的一些人就是这样接近他然后狠狠报复他。他的防备之心不能不高。
  绮罗生回到自己位置坐好。其实最光阴的位置离他并不远,就在他的左下角。最光阴摆好书之后,也就上课了,下午放学还想去买一些学习用品,刚刚问绮罗生借了一支笔。绮罗生其实是一个很讲究的男生,最光阴闻了闻这支笔,带着淡淡清香跟绮罗生的香味是一样的。
  最光阴一只手撑头一只手转笔,听着老师在说着语法只想打哈欠。他从小就在海外读书,英语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洒水,他还会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比较无聊的他看看认真听课的同桌王杰,王杰感受到最光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他总觉得最光阴的磁场跟别人不太一样。今早上班主任领他进门的时候,就对所有人说是从X国回来念书的,英语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同桌啊,我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
  “能不能把班级群给我?我还没加班群呢,哦对了班长在里面吗?”
  “……”你直接说想要班长QQ号不就好了还绕那么大一圈,“在的不过班长基本就是发一些通知,还有就是整理好他自己认为的侧重点发到群里给大家分享基本不怎么说话。”
  “噢……”那么无聊的吗?最光阴皱眉,看着绮罗生的背影,“不应该啊。”
  “喂喂喂,你可别想打班长主意。”王杰小声警告。
  “为什么?”
  “进了八班就要把班长当成大家所有人的男女朋友,这是班规!班长不知道这事。我就提醒你啊,前几个想追班长的班里人下场可惨了。”
  “比如?”
  “不借纸巾上厕所,不跟你一起去厕所,不给你带外面的早餐让你吃食堂的早餐。还有分零食没你的份!”
  “……”太严重了吧!最光阴瞪大眼睛。卧槽!最光阴又看向绮罗生。“那我跟他住在同一间宿舍岂不是要被碎尸万段?”
  王杰差点大声惊讶。抑制住自己发疯的小野兽,继续说:“你他妈不是外宿吗怎么突然内宿了?”
  “听到班长是内宿生我就一股脑给办了内宿。”不过他还是会回家住的,也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万一哪天有人真的跟绮罗生一个宿舍那他估计后悔不占坑。
  “别想了,班长那样一看就是只知道学习的好学生。现在大家都公认,班长是大家的男朋友可别想歪脑筋把他带坏了。”王杰放下笔,捧着脸犯花痴。“班长一定是从小就努力学习天天向上还各项技能全面发展,家里肯定有个大书房全是书。连缝衣服都会肯定是妈妈教的。我都想象的出来班长的母亲是个大美人。”不然怎么温柔体贴还水灵灵的班长?“就是班长为什么不去剪个好看一点的头发?虽然他这样挺好的,不近距离靠近他都感受不到他的美。”
  最光阴着实想说你们都被好班长给骗了。他估计他以前初中是个混混,从他打架的套路来肯定是练过空手道,甚至还拿过奖,家里估计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初中叛逆期导致打耳洞还打群架,甚至可能还被学校勒令退学,估计是B市的学校不敢收他所以就回来X市上学。
  最光阴摇摇头,算了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我跟绮罗生之间的小秘密怎么能让你们知道?
  最光阴今天晚上说好要跟绮罗生说他的秘密,也就留宿学校,可把家里饮岁给气坏了,火急火燎地给最光阴铺好床准备好生活用品,说教了最光阴几句也就回家了。最光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嗑着瓜子,绮罗生在卫生间里洗澡。
  绮罗生虽说不去上体育课但是每天下午放学会去田径场跑步以及做仰卧起坐,因为每次做完他都红彤了一张脸,八班的同学偶尔也会去田径场打打球,散散步什么的撞见自家班长成这样都心疼得赶紧给他去小卖部买瓶水跟湿纸巾给他。
  穿着校服外套在骄阳下奔跑,多么倔强啊!
  这不,刚运动回来就立马去热水澡。
  “最光阴。”
  最光阴正在看视频,听到绮罗生在叫他:“班长,是忘记带什么东西了吗?”
  “把门关关还有把走廊那边窗户的窗帘拉一下。”
  搞什么明堂?最光阴虽然还是嘀咕。宿舍新安装了空调,门本来就是关着的,最光阴也就起身拉了窗帘。这样子看起来好像是他要跟绮罗生做一些场景简单两个人主演的那种小电影里面做的事。“已经拉好了,班……长……”最光阴手中的瓜子掉了一地。
  绮罗生穿着宽容背心跟海滩裤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这当然不是让最光阴发愣的原因,男人嘛你有的他也有。主要是班长左手臂上的牡丹花纹身……纹在班长那肌肉感十足的手臂上,还白嫩嫩的,将艳丽的红色衬托得太性感了。
  “……没想到班长你喜欢这样的纹身。”最光阴觉得跟绮罗生太搭了忍不住点头称赞。
  “既然你说不会说出去,也被你发现耳洞我也就不隐瞒了。不止手臂,后背也有一朵牡丹花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穿校服的原因。”
  “我最光阴说一不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会把我小时候穿女装上学的事让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知道。”说得十分清风云淡,导致绮罗生笑了笑。
  “对了班长,”最光阴也不理拿一滩瓜子,回到自己椅子上把自己反过来坐,手撑在椅背看着绮罗生。“你班里用的那个QQ号是小号吧我能不能加你大号?”
  “没有啊,就是大号啊。”真真切切只有两个月亮一颗星的大号。“你加我微信也是一样,我基本不用社交软件。”
  “是因为初中的事不愉快吧?”
  绮罗生梗塞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以前用的都是电话还有短信,QQ也就初三时跟他们闹着玩申请了,一直没用。别想太多,那可不是什么事。”
  “我不信。”最光阴说,“班长啊,我是我爸一手拉扯大的。你这样很像家里爸妈离婚然后初中接受不了叛逆然后混黑道。”
  “……”绮罗生想了想自己远在国外工作的父母,每天还跟他们微信互发消息周末还不惜时差要跟自己视频通话……“你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吧?我就是当时家里人纵容我,然后觉得有趣就混了两三年日子,爷爷从G国旅游回来了,在本市买了套房养老我这个做孙子的也就回来陪爷爷,因为爷爷买的房子在郊区离学校太远我就住宿。”
  “……”怎么就不能让他猜对那么一点?不按剧本啊!
  绮罗生拿着扫帚把最光阴弄掉的瓜子扫走,继续说:“你想听我初中的时我可以告诉你,不要把我想那么传奇。”
  “那你爷爷知道你耳洞纹身的事吗?”
  “知道啊。还是他帮我纹的,好看吗?噢我家里人对这些都不在意,追求的是一种美感。我爸妈也知道,初中的时候知道我跟别人为了抢地盘打群架关心的是我赢了还是输了。”这样的父母居然不关心自己儿子死活也是心大能跑马。
  “……哇哦。”最光阴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绮罗生真是太让他兴奋激动了。“那在学校……怎么?”
  “怕吓到别人而已。”绮罗生打了个哈欠。“跟他们又不熟,说出来我装了那么久的学痴那就破灭了。”
  “如果我没注意是不是也会跟我不熟?”
  绮罗生看了看最光阴。“你说呢?你居然能够闻出我喷男士香水鼻子真灵。”
  “素养素养,在国外闻习惯了。”最光阴越看绮罗生真的是越养眼,他就随随便便来个白色衬衫绑个头发,手上戴个手表都十分养眼。白色衬衣下微微透着红色牡丹,似有似无简直就是诱惑人犯罪。“班长啊,你待会可不可以跟我出去买点东西?我什么东西都没有,这里也没几个比较熟悉的人,我看就你陪我出去吧。”
  “可以啊。”
  “我能不能提个要求?别穿校服好不好?”
  “我穿校服不好看吗?”
  “……你是我见过把校服穿得最好看的人了。”
  “那不就好了,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舍得不穿呢?”绮罗生拉开衣柜拿出了洗干净的蓝白校服外套。
  “你该不会还要把头发弄乱吧?”
  绮罗生看了最光阴一眼。“不,我今早上真忘记梳头。”
  绮罗生跟班主任请了假,说带最光阴出去买一些东西可能来不及上晚自习。班主任肯定批了绮罗生的假条。助人为乐的好班长形象真不能崩!
  然而磨蹭了快半小时,最光阴都喝完了刚在售货机买的可乐,绮罗生还没弄好。
  “班长啊——这都快七点了。”
  “等一下,”绮罗生刚挤了防晒霜,“抹完防晒霜就可以了。”
  最光阴把帘子掀开看了看太阳已经下山的天空……
  好的,他忽然有点明白别人说的班长天天呆在教室里不出门不去上体育课不去做广播体操不去跑操的原因了。
  什么先天性心脏病的医院证明!那估计也是买通私人医院特批的,他只是不想出去晒太阳。
  他就知道绮罗生是个精致的男孩!你看吧!一个夏天涂防晒霜的精致男孩!难怪今天捏他的手手感那么好原来是保护得那么好。
  “好了没有——”来自十分钟后的呻吟。
  “穿鞋了。”
  绮罗生出门最起码要半个小时。太可怕了。
  最光阴摇摇头,但是等的是绮罗生他宁愿等。
  谁让他是绮罗生啊。
  美滋滋地挽着绮罗生出了宿舍。

————————————————TBC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