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在班长炸毛边缘试探的男人却被班长顺毛了》

01  (上) 穿着镭射外套翻墙太耀眼了导致班长无法忽略
  “这个八班的绮罗生你有听说过吗?”
  “开学考试第一,还把第二名拉了一百多分那个啊。”
  “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听说是从外地回来上学的,难怪所有人都不认识他。”
  “两次考试下来怎么还是他第一,一点悬念也没有。”
  “我听说他不剪头发头发老长了,还不爱说话。整个人就知道低头学习。”
  “该不会是学傻了吧?这样的人就算出了社会也没用啊,谁要只知道学习的机器啊。”
  “还听说长得挺好看的,据说还有人以为他是女的跟他表白过。”
  “不是吧?我听别人说他不洗头的,全身还有味道的!”
  ……
  ……叽叽喳喳……
  还是夏天,所有人都穿着短袖。公告栏周围只有一个人老老实实穿着蓝白校服的外套,他看着贴着的示范卷复印件,在研究别人的解题思路。
  这个男生头发微长,前面的刘海还微卷,背着书包。别人都在注意公告栏的成绩排名,看自己是退步了还是进步了,只有他一个人在看着示范卷。
  “英语老师不是说了不让这连笔吗,怎么这人就可以写?”那人小声嘀咕,“下次我也写。”
  说罢,那人便绕开他们走进了高一八班……
  教室里空调开的恰到好处,绮罗生也不觉得太热,至少没打扰到他刷题。前几天刚买了一套自我感觉良好的疑难杂题,他觉得挺有趣的,同桌妖绘天华看了一眼就索性放弃摇摇头。
  “班长,你看下节课是体育课,大家都出去玩了,你确定你还坐在这里吗?”妖绘天华低头穿鞋绑鞋带跟正在跟一道物理力学“打交道”的绮罗生说话。
  被打断思路的绮罗生也不说什么,淡定地翻了那页满满单词的草稿纸打算理清思路。“不了,还是老样,说我大姨妈来了。”
  妖绘天华:“……”体育老师真的很想打你。“先不说男的有没有大姨妈这回事,就算有,大姨妈连续来探望两个月早就要送往医院做检查了吧。你能不能换个理由?”  
  “那你就说我送隔壁清都无我去医院了,他的胃病又犯了。”
  “你上次郊游活动用过了。”
      绮罗生:“……”他淡定翻了一页,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医院证明。“这是我的医院证明,学校已经盖章了,你就交给体育老师吧。谢谢。”
  上面的内容就是说绮罗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做激烈运动所以不能上体育课。
  妖绘天华接过证明,然后说:“你早点拿出来不就好了,这不是免得了一些班上人嘲笑的。”开学考就杀出了个黑马,还是意想不到接近满分的分数,并且从未露面过,甚至年级榜上年级第一拍照也因为他住院了所以没来得及拍贴了上去就此终止只有他的名言警句
  ——图一快,不收锋。
  众人:“……”
  搞不懂学神的姿态。别人都是什么有名的诗句啊或者名人名言,再潮流一点的就是网络流行用语。
  大概只有八班的人才大概知道绮罗生是个怎样的人。
  绮罗生已经把第一种解法算好了,说了句:“诶,你们学习压力太大没地方发泄,我就提供一下笑料让你们放松放松。”
  “你这人永远都是那么好。”妖绘天华发自内心的感慨。
  对于八班来说,绮罗生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啊,身为班长尽心尽责彻彻底底贯彻什么叫做“一方有难班长支援”的高中主义精神。
  军训时候七班的几个混混学生霸占了原本八班的训练场地,说这里凉快十分强硬要七班跟八班换场地,只要是本地的都知道那几个人还在校外混道上的,不好惹,惹了就被堵校门了。只有绮罗生一个人冲了上去跟他们讲道理,八班的人觉得脸都丢尽了,叫来了教导主任摆平了。但是那几个人却记恨绮罗生以为是他叫来的,趁绮罗生跟同学一起去上厕所的时候堵住他想在厕所教训他,没想到绮罗生看起斯斯文文的动手打人使得却是非常漂亮的空手道,厕所里面不仅有七班跟八班的学生,还有别的班的学生。眼睁睁看着绮罗生把三四个壮汉打趴结束后还对同学笑眯眯,洗手说着回队吧。同学懵懵地点头跟在绮罗生身后就离开了厕所。
  聚众打架这种恶劣的校园欺凌行为居然在新生入学第一周就出现了,年级组不得不十分重视!于是抓了七班那四名学生打算严惩,几个学生控诉是绮罗生打他们的,这样绮罗生跟班上两个人也跟着去办公室“喝茶”。绮罗生口口声声咬定不是他打的,还一副弱不经风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样子让旁边的同学扶着。
  旁边同学还说:“是啊,绮罗生今天下午还因为低血糖去校医室吊了一瓶葡萄糖才缓过来怎么可能出手打人啊。”
  此时绮罗生确实面色发白,眼眶晶莹,还浑身发抖。看起来真的是低血糖还没好。
  年级主任后来还去问了一些人,那些人都一口咬定说怎么看都不像那个斯斯文文的男生打的啊。他们自己在厕所摔的!口供一致!早就看他们那几个不爽了。
  四个壮汉:“……”信我啊!真的是他吊打我们啊卧槽!!!不是我们自己在厕所摔的!
  年级主任反手就拍了走廊栏杆,指手就破骂那几个人:“你们被他打?怎么都像你们恐吓他,场地划分是我安排的,你们对我有意见吗?怎么那么矫情?你们班别的人就怎么没意见?一个个看起来营养过剩还不如绮罗生一个低血糖的,你看!人家现在还脸色发白浑身发抖,你们到底对绮罗生说了什么看把人家吓坏了!我警告你们,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们对绮罗生动手动脚还动嘴皮子,当心我记你们大过,带进大学里都洗不清!”
  四个人怄气一般只能认命,再怎么皮也要应付家中父母。这该死的绮罗生到底吃了什么鬼东西,居然装得出一副脸色发白的样子。
  高考毕业了他们才知道,绮罗生有深度的恐高症。当时他们是被叫到在两栋楼的第十二层楼接缝处还特么是透明玻璃的地板,之所以绮罗生叫了两个 同学陪他确实是给他壮胆不然话都说不出来。
  之后绮罗生就成了八班班长,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开学考试居然是接近满分的第一。
  整整拉开第二名一百多分接近两百分。门门接近满分,无论文科还是理科,全面发展的优等生啊。
  无论是策划还是老师布置下来的任务都被他安排的井井有条,班里还养了不少花花草草,都是他在浇花剪枝。
  除了不上体育课,千万别问他问题就可以了。
  第二点……是因为他会问你你想听哪一种解法可能会把你的自尊心打碎……完全出于个人能力。
  就包括现在妖绘天华在观察他的第二种解法。
  “你……这是什么方法?”
  “微积分啊,很简单的,你看把这些点做的力拼凑起来就可以用微积分解了啊比第一种容易多了。”
  “老大,牛逼。”妖绘天华拍了拍绮罗生的肩,“我先走了,我待会交给体育老师。你在这里慢慢写。”
  “嗯。”绮罗生用袖子捂住鼻子难受地咳了几声,“昨天就不应该跟阿渊他们去吃冒菜,现在喉咙还好难受。”
  特别是阿渊还是个能吃得辣的。特意点了个加麻加辣。把所有人呛得说不出话,唯有绮罗生故作淡定把饭吃完了,还点了三杯凉茶回学校,然后开始内宿生自习。
  “我待会给你带一瓶王老吉,抽屉里有降火的药片吃四粒,别生病了。这大夏天感冒什么可难受了。”妖绘天华说完之后挥挥手就离开了。
  绮罗生找到了降火药,拌水吃了下去,然后继续写题。上课铃声响了,外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只有窗外书上知了在叫,教室内只有空调的响声跟风吹试卷的沙沙声。
  绮罗生写得好好的,突然觉得右眼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他皱眉看了看窗外。
  八班在二楼最右,比旁边那堵墙高那么一点,绮罗生坐在窗边,看见一个巨大的“反光镜”闪烁耀眼的光在墙上挪动。
  出于本能,作为刚任命的学生会纪检部副部长明年还要竞争学生会主席的绮罗生大叫了一声
  “喂!这位同学你翻墙干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
  那人察觉自己被发现了,想加快速度翻过去,了没想到自己的长腰带被东西勾住了个孔拽不开!
  绮罗生立马抓起自己的红牌子,一边下楼一边挂好学生会的牌子在蓝白校服左肩上。跑到楼下发现那人要把腰带拔出来了立马抓住他的腰带。
  “同学,你说你翻墙还穿个自带反光的外套怕不是不想偷偷摸摸翻墙要不要人围观一下?”
  “你给我放开!”那人还带着反射七彩墨镜,可把绮罗生闪得睁不开眼。这人镭射外套,反光墨镜,头发还带着镶钻头箍发卡,裤子还是撕裂漏出白花花大腿肉,总之就是全身“发光”,他胸前的金属吊链相互抨击叮当作响。
  “不放,你给我下来。同学上课就好好上课,不想上课就请个假正大光明从校门出去不好吗?非要干那么危险的事。”
  “……”我觉得你抓着我的那根带着我比较危险。
  最光阴也真是气愤了。转学第一天就遇到这么个固执鬼拽着自己不放,自己老爹还在跟校长叙旧喝茶,他一个小屁孩听得懂大人之间的话个屁,溜之大吉方是上策,他也有试过从校门直接出去可门卫不让他出去,翻墙嘛,好不容易物色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没想到还被一个不能把他当成透明人的固执鬼抓了。“成我下来,我下来总行了吧。”最光阴在墨镜后翻了个白眼。他站在绮罗生对面有意无意打量起了绮罗生。忽略那一头仿佛没时间打理的头发的话长得挺好看,听说能把校服穿得标致的那才是校草,啧啧啧一来学校就遇上校草真幸运,就是这个校草为什么头发那么长,还身上还带着淡淡花香,好像牡丹花的味道。
  “念你是初犯,就不让你去打扫厕所了,你就写一份检讨交到学生会办公室吧,今天下午五点半学生会办公室就开门了,我就坐在里面。”今天他值班。
  “凭什么?!”最光阴不爽了,他听话下来了,还让他写检讨?!他那么听话居然还要写检讨?!
  绮罗生微笑:“学生会的规定。”
  “什么屁东西老子不知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可以随便欺负老实人。”第一印象挺好的怎么上来就要人写检讨?
  绮罗生愣了愣,他都伪装成这样了还能被别人说好看?这人眼睛不瞎啊。“同学,外貌不是评价一个人的第一标准,还请珍重。另外学生会的处罚比校惩罚已经很轻了,如果是学校巡堂老师抓那可不是写检讨刷厕所那么简单。”可能还会要你当着广播念检讨书……
  “……不写。”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个班,他写个屁啊。“同学我今天刚入学我爸还在给我办入学手续,就不能给我通融一下?当做没看见我?”
  绮罗生也很想当做没看见他,然而面前这人……整个人一个“光污染”怎么可能当做没看见他。死抓着他不放大概他浑身装扮让他不爽。
  玉阳高中没那么严格一定要穿校服,只有什么重要场合比如上级领导来做检查那就有点要求了都会提前跟学生说一下。大家也觉得合理接受,只要不是穿得太过分都不会干涉。
  什么叫做过分?
  就比如前面这个一股子酷炫,如果不穿那么闪的话还是可以的。
  “很抱歉,估摸你的装扮也要被扣操行分。”绮罗生拿出记事本,“太过于闪瞎人的外套已经严重影响视觉。在学校还是别穿了。”虽然挺好看的挺帅的……
  “……”他能说今天刚下飞机就被老爸风风火火得来办入学手续了吗?他在X国的时候念书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穿的。那可是必须穿校服,哪里像这里真是太人性化了。“这个我……知道,我明天正式来上课不会这么穿的你放心。”
  “多谢同学配合。”绮罗生笑了笑。“记得今天下午交检——讨——书——”
  他才不会忘了这事。
  “你有完没完啊!”最光阴上去就给绮罗生来了一拳,绮罗生反应快偏了偏头,并且手抓住那个拳头。笑如夏花仿佛沐浴在春风中,开口就来:“同学,你是不是还想去跑厕所?”
  去你妈的扫厕所!老子想那么大连地都没扫过!最光阴也不废话抬脚就想回旋踢,绮罗生松开他的手,下意识的阻挡住腿。
  “哟?练过?”
  绮罗生收起笑脸看着他:“同学你可不要乱说话,我这是出于正当防卫。”
  最光阴真的被他搞得心烦了,仿佛是自己在欺负他一样!他不就是不想写检讨怎么就这样难沟通?说好的玉阳高中的人友好呢!刚才校长还说什么给最光阴安排的班级班长特别好呢同学也特别友好呢?这特么都是放屁吧!就是恭维的话自己还真信了!
  一边跟绮罗生打架,一边觉得自己被骗进了玉阳高中的最光阴真是气急了。
  而这个时候——
  “你们在干什么呢?光天化日就打架斗殴?都想去刷厕所啊?哪个班的?哪个年级的?”
  绮罗生:“……”该不会又要去十二楼玻璃桥吧?
  最光阴:“……”我不刷!
  两个人停手,绮罗生死拽着最光阴的腰带不放。先发制人,他才不要去那个连地板都是玻璃的第十二楼。“老师,我是高一八班的绮罗生,这位同学试图翻墙我让他写检讨书他就动手了。”
  最光阴瞪大眼睛。说得完全正确就不能隐瞒一些事实或者添加一些内容显得他可怜一点?“我……也是高一的,但是今天刚办入学手续不知道自己哪个班。”
  “我认识你,天天穿校服的学生会的那个绮罗生对吧。”老师看了一看最光阴,“刚办入学手续?今天确实有个人刚办入学手续,就算还没上课你也不能翻墙也算是违反纪律,人家绮罗生也不为难你就让你写份检讨又不会扣你操行分,你慌什么?”
  最光阴:“……”他已经扣了,还不知道我是哪个班叫什么的情况下。
  “明天早上来高一年级办公室,把检讨书交给我,不用交到学生会。我就在里面。”老师拍拍他的肩,“我觉得你是个乖孩子,虽然穿的是那么潮流了一点。现在的年轻人,有个性是很正常的事!我就喜欢这种有个性的学生!”
  那能不能看在我有个性的面子上饶了检讨?
  最光阴被老师揽着肩带走了,绮罗生松了口气,趁他们走远赶紧沉下个脸用本子扇风风风火火上楼。
  热死人了!赶紧回教室吹空调。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那么愉快的结束……第二天年级广播放的不是听力测试……而是令绮罗生觉得十分耳熟的声音。
  我是高一八班的最光阴,今天刚入学但是昨天在办入学手续的时候翻了墙,我十分后悔这么干,因为不这么干我的入学仪式就不会是当着整个年级广播念检讨书了……
  绮罗生扶额——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分到他们班。
  早知道真当做没看见了。
  绮罗生也是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偏心鬼”。他们班可是要评先进班集体得,毕竟可以让自己这个班长加分。
  但是念检讨书的最后一句,让绮罗生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此我也十分感谢抓了我公正不阿的学生会的绮罗生同学,你真是个好人啊,我们以后相亲相爱吧。”
  绮罗生感受到班上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了他。一脸疲惫,这比拓展思维题还要难搞定。绮罗生当做没看见十分淡定地写着英语选择题……
  下了早读,好几个班的人想来围观一下高一八班这位新同学,只看见班主任领着一个扎着小马尾带着发卡,黑T恤长裤还带着手链长得十分帅气的小伙子在讲台上。
  “靠——真得长得那么好看。”
  “为什么好看的都在八班???诶我为什么说‘都’?”
  “这个最光阴浑身上下都是名牌,那件衣服我在杂志上见过的!那天手链是xx同款啊!”
  “诶诶诶,我倒是挺关心他跟绮罗生是怎么一回事?绮罗生也不像是那种爱惹事的人啊。”
  “就是,刚开学那会儿还被七班那几个毒瘤威胁得脸都白了。这个看起来也不好惹。”
  “可人家是最光阴啊!气质都跟那几个歪瓜裂枣不一样,不可能的啦。”
  “你这有色眼镜戴的有点早了吧。”
  “诶今天我认真看了看绮罗生,长得也不是传说中那么乱七八糟啊,看上去整个挺干净的,谁传他不洗头的?”
  “要是绮罗生能够像最光阴那样扎头发起来肯定也会很好看!”
  绮罗生抖了抖眉毛:“……”他听到这句话真的忍不住了。
  他也想扎头发啊,免得那么热。多亏教室宿舍有空调。
  刚这么想,结果旁边就坐了个人,抬头一看是最光阴。
  最光阴没有穿得像昨天那么骚包还算是挺正常的学生装扮,虽然还带着骚包的耳钉。他一上来就摸着绮罗生那仿佛大清早没梳头的头发,惹得绮罗生好不自在。
  “班长啊,我可以跟你坐在一起吗?”最光阴笑了笑,“想跟你相亲相爱。”
  “对不起我有同桌,况且你的位置在那里。如果想换位可以等到编排座位时跟老师提建议,老师是不会拒绝的。”绮罗生察觉到最光阴想摸他的耳朵,立马抓住了他的手,沉下脸冷冷地对他说:“你想干什么?”
  最光阴无辜摇摇头。“我只是想跟班长打好关系呀,我哪里想干什么了?班长未免也太敏感了吧。”
  “想跟我处好关系不需要动手动脚,我跟你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请不要随意抚摸我的耳朵或者身体其他部位。最光阴,请回到你的位置。”
  “是啊,我说最光阴啊,你不能趁我去上厕所就要把我的好班长给抢走啊!我都跟他同桌两个月了。”妖绘天华摆了摆还沾着水的手,不小心甩了最光阴一脸。
  “那好吧,”最光阴也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他就是想离绮罗生近一点。“我回自己位置,待会可不可以麻烦班长跟我一去领书?”
  绮罗生笑了笑:“乐意至极。”只要你别摸我头就行。不过又想了想,然后对妖绘天华说:“老妖,你这节课能不发委屈一下?让最光阴跟我坐,他没课本。”
  妖绘天华:“……说得……也有道理。”毕竟绮罗生是班长肯定要带“小孩”。
  妖绘天华交代最光阴不可以偷吃他的零食,对他家班长好一点之类的,才舍不得离开座位跟老谢坐在一起。最光阴喃喃嘴,他有那么恐怖吗?说得好像他会把绮罗生怎么滴一样。最光阴看了一眼绮罗生的头发。
  “……”还真的想把他怎么滴。他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把梳子,抬手就趁写习题的绮罗生不注意按住他,然后梳他的头。你说长得那么好看一个人还那么香干嘛顶着个蓬蓬头,怎么看也不对劲。
  “最光阴你干嘛?”绮罗生还是笑眯眯地握住那只为自己梳头的手。
  “我说班长啊,不能学傻了啊,大早上最起码也要梳个头你不用发胶定型也好歹梳一下吧。长得那么好看怎么不讲究一点?”
  绮罗生:“……”
  他观察过很多优等生都是头发乱糟糟并且还有很重黑眼圈还带厚厚的眼镜甚至男的还有胡须。他做不到黑眼圈跟眼镜带胡须,总得让他做到头发乱糟糟吧?!
  “不用操心我觉得舒服就好。”
  “可是我看着不爽。”
  “乖,最光阴。”绮罗生温柔地把他的手放下。然后摆成幼儿园好学生坐姿。“准备上课了,要是想预习可以把我的课本拿出来,第xx页,我已经列好了知识清单还有侧重点。自己看一下。”
  让你真把我头发绑起来那还得了?!
  最光阴被拒绝还被绮罗生用那么温柔的语气哄,他居然真的老老实实地抽出绮罗生的化学课本。打算预习。
  这绮罗生身上是有什么特殊磁场吗?自己居然就这样被顺毛了?这么想着翻开绮罗生的课本,一看就想说卧槽!
  课本满满当当都是五颜六色的笔记,重点划分还有知识清单,没有什么上课开小差的涂鸦,就连字迹也是令人觉得舒服!
  高一八班的班长,真是个可怕的男生。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