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_qurotion

一个存图的地方。萌就正义
老老实实画画,画废。严重点赞推荐者。

一般来说,不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部作品,不喜欢一个角色简直就是人之常情。没有人能够所有的事都可以包容,那估计是圣人。只能说我能做到的就是我讨厌的不要影响到别人,让别人感到反感,别人也有喜欢的。我喜欢什么我大胆说出来,不喜欢什么就这样呗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去吃瓜做好自己道听途说还不如想想怎么怎么转移注意力。很讨厌那种在背后噘舌根的人。因为自己确实被别人噘过舌根。初中时候被冤枉偷钱,然后舍友噘舌根说偷的全班人都这么说,很好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卫生纸被莫名其妙地用光了三天没有大便最后是跟姨妈吃肯德基的时候在肯德基厕所里解决的。我同桌都说是我偷钱的,但是我同桌人很好,她说“要偷早投了我抽屉放的一个月的100块了”,她是唯一一个相信我的。班主任找我谈话叫我算我的财务,我就一个破小孩,怎么算?我每天买周边买裙子(虽然不能穿但是就是忍不住(。))买书,我每个月我妈给我的零花钱我都没算过,只要我爸妈出差或者干嘛就会多给我1000块。然后还被叫家长,我妈来了,说不可能是我偷的,最后被班主任批评不能给我那么多钱花……我就活生生被扣了零花钱。我依然记得那天是我生日,从此我就再也不想过生日了,因为当天晚上我回到宿舍,舍友数落我奚落我甚至出手打人。。。以为到下学期缓和过来了,有次交资料费,我打电话跟妈妈说要交资料费,当时我妈妈不在身边也没现金给我,收的是现金学校内宿生不允许外出所以没办法取钱,我小姨就送钱给我。舍友资料费被偷了,把正在自习的我叫了出去,她冷冷说了句“别装了,把钱还给我吧”,我当时欠她三块钱我就掏出三块钱,准备进去。她又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是我的资料费”。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我就说什么资料费,我小姨还没给我送来呢。最后我才恍然大悟她就是一口咬定是我拿的,晚上硬是要跟我睡中午也是死缠着我,还说她知道我拿资料费干什么,无非是出版小说(……)多么震惊的逻辑,可笑的要死。但是我能怎样?说服不过来,这不是瞧不起从乡下来的,根本无法沟通。总归……最后抓出了小偷是谁也没有给我个清白得过且过一样。造谣成本真是太小了。呵呵,也不考虑给人造成的心理阴影有多大?我特么现在还要去看心理医生。高中了,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所以基本上没有交集,谁知道有个初中同学跟我一个班。她也是个多嘴婆,见我现在过得比她好比她无忧无虑甚至还有男人缘,在她眼里,男人就是谈恋爱的不可能有男女正当关系我能有什么办法?就趁我不在专门在小群体里say我坏话,无非是跟她吵架之类的,笑死了你特么吵不过我还叫你男朋友开QQ来骂我,也是逗比。最后有一个人跟我说的,我不跟她计较,反正理想不一样迟早不会再见的!你们吃你们的瓜,我给我喜欢的cp画画我就是喜欢他们到想画他们哪怕ooc也要画。
生活就这样,就是一个杯具跟一个洗具放在你面前,你两者都要用,杯具喝水洗具漱口,每天都要面对。

评论

热度(3)